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大魔王和他的肥鸡

【脑残流儿童文学一波吃糖】

【wb评论“幕后黑手fw策藏难道是一个激情做饭一个不停的吃,然后一手遮天不许死”的脑洞产物】

======
大魔王就是大魔王,没人知道他是从哪来的,但是很早很早之前大魔王就已经活在吓唬小孩的故事里了。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对自己小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再哭,大魔王就来吃你了。”

大魔王坐在山头打了个喷嚏。他不喜欢吃小孩,也不想吃小孩。他的胃不好,吃肉容易消化不良。他想和山下的人说不要乱造谣,每次有人提他的名字他就要打喷嚏,很烦人的。可是山下的人每次一看到他,就跑的飞快,留下大魔王一个人站在村口疯狂的打喷嚏。

肥鸡不是肥鸡,首先他不是鸡,是个人;其次他也不肥——按他的话来说,只是毛绒绒的。肥鸡来这个村其实很偶然,他只是出来玩,然后一路迷路到这里的。然后被进村的大魔王拣回了寨里。

肥鸡在路上问大魔王,兄弟你那有东西吃吗?
大魔王说等会到寨里我给你做。我对厨艺很有研究。
于是肥鸡从怀里掏出个糖饼吃了。大魔王问他你不是有东西吃吗?肥鸡说你懂啥,这只是垫垫肚子。

大魔王从厨房端了一碗绿糊糊出来,还很贴心的拿了把勺子。肥鸡尝了一口,半天没有做声。
大魔王有点忐忑地在一边搓手。“我是第一次给别人做东西吃。”他说。
肥鸡把剩下的糊糊一口气喝完,感觉有点想念刚刚吃掉的最后一块糖饼。“能吃是能吃,就是太淡了。”
“能吃就好。”大魔王松了一口气。他没有告诉肥鸡之前他从别处抓人来试吃他做的菜,抓来的人几乎都是吃完就昏倒在地上。作为第一个吃完了他做的饭的人,大魔王觉得这个朋友他一定要交。

肥鸡打了个饱嗝,“你这还有别的吃的吗,”他说。
“没有了。”大魔王这么多年就研究出了这一道菜。
肥鸡思考了一下,“后山我记得看到了兔子,要不要抓几只来。”
“可是我不会做兔子啊?”
“没问题,我教你好吧?”肥鸡拍着胸脯保证。“虽然我不会做饭,但是我会吃啊。会吃和会做差不了多少的。”

于是下午大魔王上山抓兔子了。虽然他不吃肉,但是肥鸡点名要吃,他很愿意去给自己的知音去抓兔子。
肥鸡呢?肥鸡负责躺在大魔王的床上睡午觉。

大魔王抓了两只兔子和一把青菜。兔子给肥鸡,青菜给自己。等肥鸡睡醒了一看,哦嚯你这个厨房,怎么要啥啥没有?没有其他调料就算了,连盐也没有,怪不得之前喝的糊糊那么寡淡。于是大魔王又去买了盐,还有肥鸡点名要的辣椒面和孜然,回来给他烤兔子。
肥鸡其实也不会做饭,但是奈何他吃得多,步骤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大魔王被他指挥着烤兔肉,烤糊了半只,烤焦了半只,剩下一只勉勉强强能看。肥鸡不嫌弃他烤难看,一只兔子就这么拆吧拆吧下了肚。完了还咂巴咂巴嘴,“兄弟,我好像没吃饱。”他说。

大魔王端着碗看他又喝了一碗糊糊,然后抬起头冲他一笑。他突然觉得这是他活的这么长时间里最棒的一天了。

再后来肥鸡干脆留在了寨里,整天指挥大魔王上山抓鸡下河摸鱼,然后自己躺在大魔王的床上睡午觉。最开始大魔王还表示要给肥鸡收拾个屋子出来睡觉,后来也不了了之了。
“你是不是胖了点啊。”很久之后厨艺突飞猛进的大魔王捏着肥鸡肚子上的肉肉若有所思。心想他是不是把肥鸡喂的太好了。
肥鸡忙着吃大魔王刚烙的糖饼。他把给自己小肚腩刷存在感的那只手拍掉。“我不胖!我只是毛绒绒的!”

评论 ( 17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