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惯犯/秋后好算账 联动

【让苏靖和李慕来客串一把】
叶玖几乎是拖着半口气回来的,满身血不说还染了风寒。洛兮兮蹲在天策府大门口看人家锻马掌,看到叶玖挂在马背上的样子吓得哭出了声,一边哭一边跑着去喊师兄。
“师兄不好了!!穷鬼他要死了!!”
秦朔还在屋里偷懒,听着自家师妹在院外头玩儿命地喊,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
“瞎吵吵什么!”
被师兄凶了的洛兮兮哭的更起劲,说话都说不利索了,只是一个劲把秦朔往门口拽。一边又拿手抹眼泪,刚刚在炉膛边上沾的黑灰全抹在了脸上。
“穷鬼!他…嗝…出了好多血,你快去…快去看看。”
“在哪?”
“大门…门口!”
秦朔拧了条帕子给师妹擦脸,又回屋找了几服止血的药。收拾妥当了抱起小师妹,两个人一同往大门口赶。
没走多久就看到了叶玖的燎原火,马见到了熟人高兴的嘶鸣了一声,径直往秦朔这跑过来。叶玖被颠的受不了,本来流了不少血意识都有些模糊了,这下硬是清醒了几分。等看清楚往这跑的那个人是秦朔,顿时心里绷着的那根弦跟断了似的,只来得及叫了一声秦朔的名字,整个人眼前一黑就在倒栽了下来。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叶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有人帮他擦洗了身子,身上的伤也都仔细包扎好了。叶玖口干的要命,浑身却没有一点力气,稍一动就牵动了伤口疼的他抽了一口凉气。
“嘶…秦朔,在不在?。”
床边窸窸窣窣一阵响,有人把灯点上了。
“醒了?”秦朔坐在床边,伸手帮他理了理睡乱的头发。
“渴了。”叶玖偏过头,支使他去拿水。
“伤了十几处,三处差点要命的。腿上还挖出了个蛊虫。”一边给叶玖喂水,秦朔一边念叨,“你说你是去打架,谁信啊。”
“……怎么不信。”
“怎么都不信,根本就是送死。”看着叶玖喝的差不多了,秦朔扶他躺好,又给他掖紧了被角。“赶紧再睡会。”
“我睡了几天?”
“没多久。饿不饿,锅里还有点粥。”
“不了,头疼。”
秦朔又回到床边的小凳上坐好,把叶玖的手松松的握住。“再睡会,有事叫我。”

第二天早上叶玖就发起了高热,嘴里止不住地说胡话。府里的大夫开的药吃下去也不见好,急的秦朔要亲自去万花谷找韶孟霖来救人。
等叶玖再醒过来,是被屋里人说话给吵醒的。
“醒了呀。”一个七秀坊打扮的男人躺在他旁边,看到叶玖醒了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叶玖皱了皱眉头,把头扭了过去。
“反应别这么冷淡啊,我给你讲个笑话,从前有个人要去藏剑山庄…”
“你别烦他。”
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穿浩气盟制式服装的天策从门口进来,后面跟着端着粥的秦朔。
“我乐意!”躺在床上的七秀坊弟子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把屁股冲着那个天策。

秦朔绕过他俩把粥放在小桌上示意他自己吃,自己试了试叶玖额头的温度。
“感觉怎么样?”
叶玖动了动胳膊,比前两天疼的轻了许多。于是冲秦朔点点头,“好多了。”
“我就说,让我来你放心就好。”旁边躺着的七秀插嘴道,“年轻就是好,命硬。换了那边那个求我我也不医,死了算了。”
秦朔冲七秀行礼,“多谢苏前辈出手相救。”
“谢我做什么,得谢你师兄面子大。”
于是秦朔又冲天策行了个礼,“多谢李慕师兄。”

叶玖躺着看秦朔道谢,心下了然。想必旁边躺着的就是苏靖。他和李慕的事有时候秦朔会说起来些。这个苏靖不知怎么的,竟让不收男弟子的七秀坊破了例,虽然云裳心法修的登峰造极,但大有云裳独为一人舞的意思。不过这人邪性得很,高兴了就救,不高兴就任你半死不活的吊着,也不知道秦朔想的什么法子,把他请来了。
“哎你知不知道,”趁着秦朔和李慕出去说话,苏靖笑嘻嘻的戳叶玖肚子上那道伤口,“你烧着的时候,净说胡话,说什么你非秦朔不嫁,把天策府的大夫都给吓跑了。”
叶玖使劲想了想,这两天发生的事他一概不知,想必是烧糊涂了。一想到自己糊里糊涂竟说了这么丢人的话,顿时脸跟烧起来似的,羞得不行。
“真说过?”
”骗你干嘛呀,我看你好玩儿才救你的。”
那还不如不救算了,省的好了之后被全营看笑话。叶玖心里暗想。嘴上却说着:“还得多谢苏前辈救了叶某一命。”
“你看你看,这就不好玩儿了。救就是救了,有什么好谢的。”说着苏靖换了一道伤口继续戳。“你家秦军爷也是有意思,找不着大夫急得跟什么似的。病的人是你,他不吃不睡有什么意思。”
李慕从窗外探进个头,“你别戳人家伤口!”
秦朔一脸紧张兮兮的赶紧往屋里窜。
“裂了我再缝好!”
“呵,我看你是皮痒了。”

两个人走之后秦朔心有余悸的叹了一声:“苏前辈的心鼓弦,活人也能给敲死。”
本来有李慕在,秦朔跟李慕在一块叶玖还不觉得怎么,等到只剩他们两个了,想到苏靖刚刚跟他说的,叶玖一下子又脸红了起来。
“怎么了,脸这么红不会是又烧了吧?!”
叶玖拍开他的手,把自己埋进被子里。“这两天我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吗?”
说到这个问题,秦朔的脸微妙的有点扭曲。叶玖看他的反应心想大概苏靖是没骗他了,便出声安慰道:“都是糊涂话,别信。”想了想觉得这么说未免太绝情,又补充道,“不是不嫁你,只是这嫁娶之事…”
秦朔的脸扭曲的更厉害了,他凑过去亲了亲叶玖的嘴角。“苏前辈骗你呢。”

评论
热度 ( 9 )
  1. 破折号系男子破折号系男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宇宙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