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emergency call【lifeline衍生】

[通讯正在接入]
……
[正在建立连接]
……
[正在接受消息]
……
“喂喂?”
有那么一瞬间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我不知道这个极幸运或者极可怜的人是怎么获得到我的通讯代码,又是怎么在无尽的电磁波干扰中与我的通讯器连接在了一起。此时我只想狠狠的哭上一场。然后向这个人倾诉我无尽的苦难。
“我收到了。”我回答道,现在我有了冠冕堂皇使用氧气的理由,说话会增加氧气的消耗,可是我不得不说不是吗?

对面听起来很高兴,他告诉我自己已经等了很多个钟头了,我的出现不用让他继续等待下去。这简直好极了,再过几个小时,这位等了几个小时的仁兄就能带着我上演一出星球版的冲出亚马逊。
“我们的飞船在什么地方坠毁了。”他接着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在哪。”
好吧,再没有什么冲出亚马逊了,现在电波两头的是两个被困在不知道什么星球上的可怜人。
对面的小子是个十足十的话痨,我敢保证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自己宇航服里的氧气量。如果他也像我一样氧气包的指针锁定在百分之三十以下,也许他能学会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把氧气分配到正确的地方去。
至少我现在知道了他叫泰勒。他应该一开始就自我介绍的。不过很奇怪他似乎并不关心我的名字。
其实我很犹豫是否应该继续这次通讯,把珍贵的氧气用在听一个人絮絮叨叨上面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是我不忍心把他一个人丢在失事的飞船上,一个人在陌生的星球摸索,这种感觉实在太不好受了。
——对我也是一样。
万幸他对我简短地回复没有表示什么疑义,他甚至愿意听我的建议去往坠落点而非山峰,这真是太棒了。我要承认他是一个很讨喜的小伙子。


[繁忙]
现在他正在准备睡觉的铺盖,交给我的任务是帮忙查找150拉德的辐射会不会让他第二天醒不过来。显然他把我当作某个星球什么控制中心的指挥人员了,动动手指就有计算机告诉我答案的那种。真不知道告诉他我们的计算机在飞船坠毁的时候摔了个粉碎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不得不说他是在太吵了,有什么办法能关小他的声音吗)大规模停电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借口。
……
好了他回来了,但是他好像忘了给我的任务。享受你的反应堆之夜吧小子。
从作息来看他所在的星球自转速度和地球相似,每24个小时里会分给你8个小时的黑夜简直是上帝最伟大的发明。他把通讯切到忙碌模式开始呼呼大睡,我打赌,他一定睡的死沉。而我却在享受第二个失眠之夜,我的该死的腿剥夺了我的睡眠。在极夜里保持清醒听起来是个蠢到不行的想法,上帝应该在创世的时候多加一条——人都应该在黑夜里睡觉,别管它到底有多长。从我掉到这里只见过一次日落,一直到现在第二次日出还没有出现。真羡慕他。


他又开始走了,希望今天的旅程比昨天更刺激些。荒原,山峰…我想念奔跑。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腿。现在它正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扭曲着,和我的朋友们的尸体叠在一起。不知道哪个部分正牢牢的压在它上面。而我连挪开它的力气都没有。
[繁忙]
[繁忙]
[繁忙]
我很开心自己能帮上些忙,刚刚他找到了一袋口粮。真是恭喜他。而我也等到了自坠毁以来的第二个日出。虽说宇航服能保证我的体温,但是我很确定如果在看不到有光亮的东西我一定会被冻死在这里。这段时间里我们走了很远的路,找到了新的飞船,有了一个发电机和一袋人吃的食物。大收获,不是吗?我真应该站起来跳一段踢踏。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我亲身参与了一样,我们在一起吃了一顿热餐,嘲笑对方的口水,跳进陨石坑,全力逃生,然后回家像个英雄一样好好的睡一觉。或许还能得到个新名字,21世纪的阿姆斯特朗·加加林·泰勒什么的。


[繁忙]


诅咒你!泰勒!你这个混球!
老鼠,我讨厌它们。他不该把他看到的描述的那么细致的,我现在很想摘掉头盔狠狠的吐一场。
去他妈的外星生物吧。如果人类不停地探索就为了找这种鬼玩意的话,我建议还是现在就放弃吧。z

跑,快跑!


这听起来真是疯狂头顶,我的新朋友正在一颗不知名的星球上进行一场惊险的逃亡。


他现在无暇找我寻求意见,我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我的肾上腺素在激增,心跳在加快。甚至连那条该死的腿也没那么疼了。


愿上帝保佑他



他的呼吸正在趋于平缓。


“我还活着。”
“我挺过来了。”
“希望未来更加光明。”
我救了他。
通讯器似乎出了些故障,他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的。但是它依旧在源源不断的把他的话从几百光年以外的地方带回来。这已经够好的了,在宇宙里,随便一点扰动都能让我们短暂的联系瞬间归于寂静———宇宙本就该是无声的,我们说的太多了。我不知道该如何祝贺他。万幸那个星球的空气足够他敞开了用,不然真不知道这个唠唠叨叨的家伙能撑多久。


[连接中断]


我知道自己的氧气不足以撑到救援船从天仓四赶过来。这几天我一直尝试用其他人的通讯器寻求救援,但是除了他,似乎并没有其他人发现我这个可怜虫。三天对话耗光的不止是我的氧气,还有我的精力。我的飞船比他早坠落2天,陨石砸穿了我们的发动机,而我这个唯一一个幸存者的腿也在落地的时候被东西砸断了。没有返航的可能,没有求援的可能,我正呼吸的氧气是属于船长的——这个飞船里的最后一瓶。。也许等这个星球有了智能之后会在深深的岩层下面发现我们的尸体。——最早的,整个星球的起源。



二氧化碳的含量开始升高,我的肺在灼烧。
我的通讯器依旧在向宇宙发送着求援信号。
“有人能听到吗。”
“有人能听到吗。”
“有人能听到吗。”




评论 ( 9 )
热度 ( 53 )
  1. 熹微时鹿破折号系男子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好带感(˘̩̩̩ε˘̩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