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Welcome home 【自家本丸】

【废物抠脚婶,本丸日常向】

本家设定:男婶,胡子茬,有体毛,头发略长,不爱打理乱糟糟的。和服+羽织派,喜欢围巾,有很多条,冬天经常换着带。抽烟用长烟斗。

没有战斗装,出门穿木屐因此出阵的时候经常会抱怨脚疼。

总是睡不醒的表情,没有威信,会被刀踢屁股,也会被拽着脚拖走。

爱好和光忠一起下厨。被清光称为“除了会做饭,大概什么也不会了。”


“我叫长曽祢虎徹。虽是赝品…”

“没关系!”一边大吼着打断新入住的刀的自我介绍,穿着松垮浴衣的汉子大步跨上前,提气,啪——的一声,把手重重落在了对方肩上。

“主上…你在哭哦…?”

“怎么会…怎么会唔啊啊啊啊啊来的太晚了啊混蛋!!”

===

(1)夏天和海

到了六月,以某天为分界,整个本丸突然热了起来,光忠占用了整个庭院和两把名枪晒起了被子。路过的审神者对着枪和被子看了半天,然后捏着为数不多的小判去万屋买了线香和风铃,权当宣告整个本丸夏天到了。

与逐渐升高的温度相对的是日益减少的小判,短刀手里的冰棒,波子汽水和仙女棒无声的控诉着小判的去向。

"啊……总之这样不行啊。”望着满庭院的付丧神审神者为难的挠了挠头,“等远征队回来大家来开个会吧。”


于是便有了晚上46个人挤在狭小的本丸中的场面。

“咳咳,安静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和各位商量,”审神者站在桌子上举起了喇叭。“最近啊,婶婶我有很重要的事大概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请各位要勤远征多赚钱不要出现等回来发现不得不卖掉你们赎回本丸的情况长谷部一切拜托你了以上!”

说完便凭空消失在原地。

——啧,逃跑了。


“我回来了喔———”留下稍微离开一下就消失不见的审神者,再出现也换上了一身甚平,依旧是不好好穿戴,就那么松松垮垮的套着。

“…好恶…”看到迎面走来的人大和守安定不由得脱口而出。

“有那么不堪吗安定?”

“没有。”

“唔,这样啊……”审神者摸了摸下巴,然后举起手里的提着的袋子笑了起来,“来,伴手礼。去海边带回来了很好吃的鱼干~”

“说你离开这么久只是去玩了吗?!”

“很疼啊啊啊啊啊啊…松手啊我跟你讲再揪我就要生气了…真的要生气了啊?!我要倒数了!大和守安定!!”


被安定狠狠教训了一顿的男人垂着头跪在和室中央,四周坐满了愤怒的付丧神。所谓的一段时间让付丧神们等了半个月,为了不真的因为棒冰卖掉整个本丸每个人的日程都被远征填的满满的——在鬼一样的长谷部的监督之下。

“实在!对不起!大海和小姐姐都太好看了!”还没等众人开始声讨,审神者直起身,然后猛然趴在了地上,做出了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土下座。

“嘶…”刀们齐齐吸了口气。

——是不是有个系统叫叛逃来着?

“总之,离开很久的话要好好跟我们说。”石切丸出声来总结整场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忏悔会。

刀们看着审神者一起点头。

“啊…那样的话,过几天我还要出趟远门…大概要七八天。”维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审神者的声音几不可闻。

——果然不要原谅他。


(2)秋天不是家务天


前一阵子为了自己的弟弟一期一振几乎化身成了成为突破天际的钻头的男人,以至于这次活动审神者看着他的脸色,根本不敢让他出阵。

“你就好好陪弟弟,答应我好吗一期。”他牢牢的把一期按住,然后用眼神示意出阵的队伍赶紧跑。

——队伍里面赫然夹着博多。


在了解了敌方特点之后,本丸的打刀和胁差全都忙了起来,一队队的金投石送了出去,一批批全都中伤回家。

“这样下去怎么是个头啊——————”审神者抓着审神者日报在手入室里打滚,滚完了爬起来去刀匠那里数一遍玉刚,回来接着滚。

长曾弥虎徹把他拎了出去。

被拎出去他就去和隔壁的审神者说话。隔壁新入住的那位是他的旧识,两个人忙的时候偶尔会帮对方管理一下本丸。而现在的日常会话内容几乎离不开刚刚被发现的日本号。聊着聊着两个人就抱头痛哭,一副难兄难弟的悲惨脸。

——说说而已反正也捞不到。


就这么每天打滚-被拎出来-和隔壁扯淡-打滚的循环中,日本号带着鸡毛掸子入住了本丸。

据目击证人称,审神者在看到鸡毛掸子的一瞬间发出了少女一般的尖叫声,接着就倒地不起。

”多贵的酒都没问题!一起来喝个痛快!“醒来之后他用快哭的声音说道。


再有一段时间就可以准备把被炉拿出来了。以烛台切光忠为首,新一个季度的大扫除又要开始了。

“Let's party……加油啊十文字枪”审神者懒洋洋的伸了下腿,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之前穿的甚平变回了以往的和服加羽织的搭配。整个人侧躺在大屋里吃煎饼,丝毫没有要爬起来的意思。

“我要打扫这里了。”药研踹了下审神者的屁股。就看被长羽织包裹的物体把煎饼盘子推的远了些,然后整个人在地上挺进了一下。——连爬起来都懒得动。

鹤丸并不在负责打扫之列,见状也躺在了地上,还招呼上了三日月。“秋天完全不想动啊。”他蠕动了几下,让自己和煎饼里的更近。

“啊哈哈哈说的是呢。”

现在本丸的地板上有三个人了。

然后是明石,然后是安定,然后是次郎。本丸的地板被铺的满满当当,昏昏欲睡的气氛充斥了整个房间。

“小药研也来放松下嘛~”审神者把漫画书往后翻了一页。

药研的吸尘器直接吸在了审神者的屁股上,然后就像垃圾一样一路推向走廊。


=====

明石要紧急拔刀了光忠快吃棵葱冷静下【neta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