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吉祥物

第二赛季的时候荣耀职业联盟还只是个雏形,各个队伍训练营的设施还没有全部起来,高水平的对战资料也少得可怜。蓝雨四处挖来的苗子不训练的时候就跟着魏琛他们正式选手四处打比赛,权当观摩教学。比赛的时候队员席后面加一排椅子,几个人规规矩矩的坐着,看着魏琛骂骂咧咧的指挥团队赛。

黄少天是个闹茬,到了新的比赛场地总要四处乱窜,看够了就回来找魏琛,把看到的好东西数给魏琛看。
“魏老大他们这的椅子比咱们的舒服!咱们也换个这个椅子呗!”
“行,换换换。”
“魏老大他们队有食堂!咱们也搞个食堂!”
“搞搞搞。”
“魏老大你看那个队长好凶!”
“看老夫待会把他打到哭。”

孩子的新鲜感来的也快去得也快,魏琛一边安排比赛一边应付着黄少天的骚扰,听他规划自己想象中的只属于蓝雨的比赛场馆——反正也只是说说,这个所谓的职业联盟能走几年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魏老大我什么时候能去比赛啊。”黄少天又在烦魏琛,跟着蓝雨打了半个赛季,他就一直叫着要当正式队员上场比赛。
“你先打赢我再说。”

上面方世镜把气功师控的死死的,魏琛站起来新点了根烟准备上场,“打赢了老夫就当你的吉祥物。”
“ 不要!赢了让我当正式队员。”
“美的你吧。”
比赛赢得有惊无险,击杀对方牧师的时候魏琛的血量已经见了底。其他人都从比赛席里出来等着列队握手,他还坐在原地试图控制住有些颤抖的手。
“老魏快点,等你了!”队友叫了他一声,魏琛甩了甩手从比赛席钻了出来。
“来了来了叫什么。”

休息之后是例行的复盘,关于自己的失误魏琛都略带了过去。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状态下滑的有多厉害,有些第一赛季还能跟上的操作现在做起来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他的年龄是蓝雨里的禁忌,魏琛不说别人也不提,一觉睡够了接着跟着他们的队长出去打比赛养活自己——尽管赢的越来越困难。

其他的队伍也知道蓝雨的软肋在何处,团队赛的时候索克萨尔的头像总是最先灰下去的那个。一场场比下来魏琛烟抽的越来越狠,下场之后尽管他还会和队友不要脸的自我调侃,但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沉默的坐在一边。
联盟比赛的间隙他们还会去打一些其他比赛。某个电脑品牌搞活动把蓝雨找了去打表演赛。明明对手不是很强团队赛蓝雨输的还是一塌糊涂。后面来来往往都是人,难免讲些不中听的,黄少天坐在椅子上,听他们说这个老家伙打的实在不行。下场的时候黄少天坐在椅子上不肯走,眼泪都快下来了。魏琛上去就冲着他的脑袋来了一下。
“哭哭哭哭个屁啊,打比赛哪没个输赢,赶紧走少给蓝雨丢人。”
黄少天挨了一下真的哭出来了,“魏老大你不会退役吧。”
魏琛输了比赛本来就火大,也不管别的队的人还没有直接骂了起来。
“谁他妈瞎扯老子要退役的?!赶紧滚出来咱把话说明白!”
方世镜在旁边扯了他一把,“你有病啊老魏,吵啥吵,别人地界上呢。”

“老子就吵了怎么着?!”

没散完的观众都扭头往这边看,又被魏琛吓了回去。——这队长长得怎么看都跟混地头的似的。
黄少天一看魏老大发那么大火吓得闭了嘴,抽噎着跟着其他队员往回走。方世镜在后面拽着魏琛生怕他在犯毛病。
晚饭之后黄少天偷偷摸到魏琛房间,魏琛不喜欢锁门,嫌抽烟不好通气。黄少天敲门的时候屋里没有开灯,魏琛闷闷的喊他进来。
“魏老大你还能做咱队吉祥物吗?”他冲着坐在黑暗里的背影发问,魏琛扭头看了看他,按开了床头的灯。黄少天看他扬手还以为又要被敲脑壳,吓得一缩脖子。魏琛的手落在他的头顶,反复揉了揉小孩儿还有点软的头发。
“说话算话,等咱拿个联盟冠军老夫当什么都可以。”

第二赛季蓝雨跌跌撞撞走进了半决赛,对上的是叶秋带队的嘉世。在单人赛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团队赛里索克萨尔被一叶之秋干脆利落的杀出了局。回去的路上一队人都在沉默,黄少天低着头不吭声,跟在方世镜身后。
“明年咱们再来。”方世镜说。
黄少天不啃声,狠狠的点点头。魏琛从后面跟上来,往小孩儿背上拍了一把,“赢了我还给咱队当吉祥物。”
“大家都辛苦了,咱晚上吃顿好的!”他转头冲后面喊道。
“魏老大我要吃排骨!”黄少天跳着举手。
“好,吃排骨。”

魏琛到底是没当上蓝雨的吉祥物,第二赛季结束他就匆匆退了役,删掉所有人联系方式之后人间蒸发。第六赛季蓝雨夺冠,黄少天接受采访的时候记者问他现在最想要什么,他想了想答道:“来只吉祥物。”

兴欣夺冠之后官方微博发了一张照片,明显是拿谁的手机偷拍的。盘着腿打游戏的魏琛被人p上了兔耳朵,配的文字是【吉祥物】。图片一发就被哈哈哈和吐槽刷了屏,职业选手纷纷发来贺电,黄少天毫不客气的发满了140个哈哈哈又引来新一轮转发。

“少天你还不去吃饭?”
“来了来了队长你看魏老大哈哈哈打赌是方锐干的哈哈哈哈哈他们城里人就是会玩。”
放了假的蓝雨比往常冷清了一些,留下的几个先去吃饭了,喻文州在门口等着黄少天。黄少天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从窗子看出去能看到蓝雨食堂的屋顶。没关闭的页面上是那个穿着兴欣队服的人的背影,窝在租来的房子里,旁边是没有吃完的盒饭。几乎就像停留在八年前不曾变过。
“哎队长我想吃排骨。”
“好,再不去菜就要没了。”

评论 ( 6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