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魏叶】逼良为娼(1)

半夜失眠没有考证写出来的东西,时间线漏洞和私设bug出没请锤死我。


魏琛本想着自己是兴欣第一个退役的,哪知道这个第一都让叶修抢了先。“当对手的时候抢,当了队友还抢,一点队友爱都没有。”他嘬巴着最后一节烟屁股,看着液晶屏幕里的叶修愤愤不平。
愤完了该退的还是得退,兴欣本来就巴掌大点地方,比不上现在的豪门战队退役走个程序都要走三五天;魏琛这个退役简单的令人发指——一句话两张合同,一张解约一张签约,隔天从训练室挪去公会部就完事。撑死不过一个走廊的距离。

叶修回家之前把自己那边的床能洗的全洗了,顺手把剩下那点懒得洗的袜子全塞到了魏琛衣橱里,反正两个人偶尔也会穿错。“人都走了还洗个屁…哎我操你不要的别扔给我。”魏琛躺被窝里睡回笼觉,迷瞪着把自己枕头边上搁着的那双往叶修身上砸。没使上劲轻飘飘的跟放屁似的,一边砸一边心想人都带着账号卡跑路了还折腾这一亩三分地,此人多半有病。再转一想想着自己兜里那张迎风布阵牙疼的紧。

照理说账号卡都要归战队,叶修那散人算是个例外,毕竟是个妖蛾子玩意儿,而自己的迎风布阵就不能算例外了。没几个人还记得魏琛之前玩过一个术士号叫索克萨尔,现在的索克萨尔和喻文洲的名字是绑在一块的;迎风布阵是他不甘心下搞出来的产物,本想着在游戏里晃晃当一把神一样的少年,谁知到半路杀出个叶修,退役好几年三十多岁的人了搭着兴欣的车愣是把当年没拿到过的总冠军给搞到了手。等激动完魏琛回过味来了,这75级的死亡之手还没捂热乎呢就得交出去啦?这个事解约的时候陈果没和他谈,他也就装没这回事,一来二去拖到了现在。时间拖的越久魏琛就觉得日子越难过,账号卡捏手里跟捏块炭似的,烫得他心底发慌。

总决赛打完了各个战队算是彻底放假,一帮子职业选手开着小号披着马甲窜到游戏里燃烧青春。魏琛带队抢boss难度陡然上升,就算喊了包子他们来帮忙,一天下来收获也寥寥无几。“到底不是某人,”魏琛换班的时候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手底下操作着的人妖号随着鼠标的轨迹做了个滑稽的动作。

兴欣里面夏休还住在上林苑的只有一小部分,大多数都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家看看,陈果也爽快的都给批了假,网络上的工作就比坐班好在这点上,不管人到哪只要连着网就能干活。魏琛属于留在这的这么一撮,陈果问他怎么不回去他也只是摆出一副懒得出门的姿态,去年他是把X市那边的东西都处理干净才过来的这种事情犯不着跟别人讲,反正当时的破釜沉舟早就化作了现在的春风得意。“H市挺好,呆个三五年再考虑回去的事也不迟。”,他念叨着,人到了这个年纪还有什么牵挂,等回去捏着他的银行卡随便盘个铺子下半辈子就凑合过去了。

换班下来还没到饭点,魏琛索性回屋接着打荣耀。他和叶修住的那屋电脑还在,陈果和他说最近人事变动太多,计划着等假放完了再看情况要不要拆了换新的。魏琛把账号卡从兜里掏出来,登录游戏。迎风布阵的上线位置还是竞技场,庆功那天一群人喝多了跑到游戏里撒酒疯,魏琛一边喊着要教教叶修什么才叫猥琐一边把脸埋到键盘里睡的人事不省,最后还是罗辑帮他下了线。游戏里的术士握着法杖站在擂台一角,魏琛把镜头拉到他正面,仔细端详了下那张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带着点胡茬,一脸流氓匪气。他又想起自己那个索克萨尔,喻文洲接手之前的那个,也是流氓气的脸,痞兮兮的,就是少了几道眼角的细纹。后来的索克萨尔他就不认识了,从脸开始,熟悉感被一点点剥落,最后剩下的是他面目全非的激情。

迎风布阵在整个兴欣里并不怎么招粉丝待见,年龄和气质是他们跨不过的一堵墙,但冠军队的出身多少也有些影响力,才上线这一会功夫拜大神的加好友的就霸了屏。乱七八糟的滚动私聊里他看到这么一条,“魏老大~”不知名的小号结尾加个波浪线,念起来感觉就像那年还没长大的黄少天站在面前发嗲耍赖,这句话在屏幕上没存活几秒,很快又被新的私聊刷过去了。魏琛试着回忆了一下ID,奈何马甲号都是一个德行,名字取得普通又随机,他在没开灯的屋里惋惜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力,大爆手速关闭了一切通讯渠道。

等所有干扰因素都被屏蔽之后他才肯继续摆弄他的术士,竞技场房间设了密码,里面只有他一个,把对面的空气当作敌人。迎风布阵举起爪子下了一片混乱之雨又对着虚空放了几个诅咒之箭,全部技能放了一个遍最后技能树上只剩下死亡之门一个选项亮着。猥琐流的术士难得不用些猥琐的动作,+1阶的死亡之门气势汹汹的立起来特技效果正好卷起了角色的斗篷,露出下面那张和操作者有几分相似的脸。
魏琛对着屏幕呆了半天,最后一拍桌子骂了一声娘。“一千八百万老子就不信买不下这张卡。”他恶狠狠的把账号卡拔出来,和银行卡叠在一块揣进口袋。

有些事,经历一次就够了。


陈果显然是忘记考虑这码事了,现在队长和前队长都在国家队搞集训,自己也难以拿定主意,只能打电话来解决。接电话的是苏沐橙,听陈果把事情讲一遍之后把电话转给了另一个人,叶修显然也是旁听了全程,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整个人说话听着飘忽。“老魏啊,”他说,“老板娘你跟他说,迎风布阵那号技能点太低我们不要,不过银装得还给战队。”
顿了一下他又给陈果嘱咐道,“叫他把死亡之手看紧点,别又给爆出去了。”

“滚吧你。”魏琛心满意足的抢过电话骂了一声。


=====

有些东西等你放下了它才一个劲往你面前跳———比如名正言顺的打荣耀。到了替国家争光的时刻叶家老爷子毫不含糊的把自家儿子往外推。叶修就这么提着和回来的时候一样的破行李箱被送了回去,唯一多了的是叶秋塞进去的西装。“先备着再说。他弟弟面无表情的掐死了他把西装藏起来的念想。——出门的时候连出租都是同一家的,一副原路打回的退货架势。

人员名单是体育局拟定的,领队也就起个协助拟定的作用。正式公布之前理论上参赛者要负责保密工作,不过倒也不是强制要求,各人私下告诉了谁就不得而知。苏沐橙找叶修拿主意要不要告诉兴欣的几个,叶修想想反正早晚都得公布,就告诉苏沐橙“你随意”。姑娘想着给队里几个一个惊喜就憋着没说,方锐看苏沐橙口风紧自己也闭了嘴,搞得公布了以后三个人被陈果远程好一顿数落。

世界锦标赛选手名单一公布魏琛也吓了一跳,那天叶修走的决断他还以为没下限的东西终于要人模狗样一回了。还沉痛哀悼着荣耀届一代传奇就此成为传说,结果这家伙自己又杀了个回马枪。
———这一吓吓得不轻,吓得他直接打了叶修的电话。

叶修的手机号魏琛有,是他准备来兴欣的时候要的。不过自从过来生活的圈子就只剩下上林苑,电话要来了一次都没用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给叶修打个电话,他也真的那么做了。等到魏琛一气呵成按下拨号键的时候他在心里大骂自己有病,连这个号还是不是叶修在用都不知道他就这么打电话给叶修,他在烂大街的彩铃声里点了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葫芦丝吹了没一半电话就被接了起来,机主听着是没睡醒的样子,带着鼻音嘟囔着问了句“您哪位。”
“我是你爷爷……哎我操。”魏琛把孙哲平那句话有样学样的摆了一遍,正自个乐着呢烟灰掉手上烫的他整个人一激灵。

刚睡醒的叶修显然回过味来了,干脆顺着他的话恶心他,“魏爷爷好~”大老爷们捏着把嗓子过六一,真把魏琛一身鸡皮疙瘩都恶心了出来。
“快滚犊子吧瞎装什么嫩。”
“还以为你特意打电话祝我儿童节快乐呢。我就说老魏你啥时候这么童心未泯了。”
“滚滚滚快点滚。”
“那你是为啥打电话啊,没事我就挂了啊。昨晚上没睡好快让哥睡会。”
“不许睡!”魏琛有点急躁,他也说不上来到底急躁在哪。夏天的风黏糊糊得吹在身上,整个人跟套了一层保鲜膜一样不自在。
叶修也就那么张口一威胁,电话没打算真挂,电话那头回的也快,魏琛嘴里叼着烟吐字有点不清晰,“就聊聊。”他说。
“聊啥?”叶修在床上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听着听筒里一块钱一支的劣质打火机的声音假装自己在抽烟。“出国你就得注意点”,叶秋关于烟的事警告过他,但这不妨碍他把自己那屋搞成吸烟室。

“……当完领队接着退役?”魏琛带着点不确定的语气。

“看看再说吧。”叶修也点了一根烟,朦胧着眼看着吐出来的烟顺着窗缝往外飘。

“不考虑回兴欣?”

“你们怎么都来问,刚老板娘还找我来着。再说再说。”


两头都陷入了沉默,魏琛又在那头玩打火机,一下下咔哒咔哒的响。“你他娘的怎么老搞的一惊一乍的。”叶修不说话,听着他骂骂咧咧的抱怨,”老夫算服了你了。“

”呦呵老东西终于知道服了?“

”…………“

魏琛张了张嘴,这种垃圾话倒不至于噎死他。但是他总想说点其他什么,但是具体要说什么自己也说不上来,像是有人捏住了他的脖子,只剩下心里那块痒痒的慌。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回骂了一句。

有人在外头喊叶修的名字,“没事我真挂了啊?”叶修冲着电话问了一句。魏琛还在刚在半噎死的状态里没回过神,嗯嗯啊啊的应了一下,也不说到底还有没有事。

“有话快说赶紧的,这边正事。”来人隔着门和叶修说了两句,就听见那头悉悉索索爬起床的声音。 
“你挂吧。”他吭哧了半天还是主动伸手按下了挂断。


“回兴欣跟我过日子呗?”在阳台吹了半天风魏琛想明白了他到底想问叶修什么,他是想好好问叶修一回,问问他老夫稀罕你叶修大大你怎么看。混了几年街头魏琛霸道惯了,跟人去大保健也是一垒二垒没上过从来直扑本垒,等到真想上一垒的时候他就犯怂了。说到底喜欢叶修这个事是他自己一头热,算不算是喜欢自己都说不清楚。奔四去的魏老大的恋爱经验止步于小的时候往班花桌洞里塞虫子,现在去把千机伞打爆出来玩一回逼良为娼不知道还来得来得及。




评论 ( 5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