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快递

如果向下俯瞰的话,现在的场景一定很壮观。以超过220km/h速度在高速上横冲直撞的跑车被鸣笛的警车追逐着上演难得一见的追车戏码。尽管知道一旦停下就会被追上来的警察以超速驾驶为名义带回警局,但是现在我真的希望我能够停下车然后抱住给我开罚单的警察们狠狠地哭一场。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玩儿命的踩油门一心只想躲开身后不断逼近的怪物。


 


 


 


大约三月刚开始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投递给我的匿名包裹。作为一个并不怎么喜欢网购的人,我对在小区里送货的那些快递人员也没有多少好感,毕竟能和整座城市中等偏下价位的楼盘配套的安保质量也不见得能有多让人放心,一下子让这么些带着有公司标志太阳帽扛着大包货物进出社区的流动人员每天在附近转悠无异于增加了更多的安全隐患。


另一种安全隐患,对我而言,是突然响起的陌生号码的来电。而我的逃亡就开始于这通意外的来电。


“您好,请问是Z先生么?”自称X快递的快递员声音轻快的出现在电话里,语气好到让我无法把他和楼下那些扯着嗓子讲电话,把包裹扔来扔去的家伙混为一谈。


虽然我偶尔也会收到快递的电话,不过大多数时候是拨号时按错了号码,但显然这次并不是。尽管有些意外,但是我依旧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是的,我是。”


“我们这有您的快件,如果在家的话我们现在就给您送去。”


“你们搞错了吧……我最近并没有买东西啊?”不止没有买东西,今年毕业之后我一个人来到这座城市,由于频繁的更换工作我连现在出租屋的地址都没有告诉家里。


对方那边似乎也有些惊奇,在一阵翻找和询问声之后他们肯定的告诉我地址和收件人的的确确写的是我的信息。


是就是吧,既然是给我的,送来的东西岂有不要之理?


下午的时候X快递的快递员如约敲响了我的房门,送来的东西是一套仔细包装过的定制西装。尽管心怀疑惑,但是看了一眼身后我花几十块钱租来的廉价外套,第二天我依旧穿着它参加了面试。意外送来的这套衣服简直就像我的福星一样,之后不久我收到了面试通过的消息。


 


而这还只是个开始,在我顺利获得了想要的实习岗位之后几个月,我又接到了X快递打来的电话,现在的工资已经足够我换到一个治安稍好一些的小区,但是他们依旧准确的报出了我的新住址。


送货的还是上次那个快递员,据他说他是负责我们这一片区域的。他给我送来的是一部最新型号的手机,我看了看攥在手里的几年前买下的廉价翻盖毫不犹豫的签收了下来。再之后那个快递员又来了几次,送的物件一次比一次贵重,每一次在我提出疑惑的时候他们都坚持我应该收下这些东西。而我也无一例外的听从了他们的建议。最初盘绕在我心中的负罪感早已消失殆尽,我甚至开始盼望着他们快些打电话过来。


 


在某一天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那个快递员就守在我的家门口。他看到我从楼梯口走上来笑着给我招了招手。


“你的手机没电了,”他说,“我只能在这一直等。”


“怎么可能?下班前我还在给它充电。”我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想要展示给他看,奇怪的是明明半个小时之前还有很多电的机器现在却毫无反应,按了开机键也只会显示没有电的信号。


“你看吧,”他有些得意的看着我摆弄手机,“快点把件签了我还要赶着回公司。”


“件,什么件。”


“你的快递啊,不然你以为我们是干什么的?”说着他递给我一个轻飘飘的信封。


“里面是什么?”


“签完你自己看吧。”


和往常一样,我没有丝毫犹豫得签收了这个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等着我去填数字的支票,我试着填了一个十倍于我年薪的数字并拿去银行,很快我的银行卡上就多出了一整位数。


奇怪的是,从支票之后他再也没有打过电话,就像他说的那样,“给你打电话但是你的手机没有电。”所有的快件都是由他带着一直等到我回来。


我曾经问过他一直等着我就不需要负责其他用户吗,他露出精心练习过的笑容摇了摇头。


“你们这边用X快递的人太少了。”他说。


 


尽管这样的送快递方式有些吓人,接下来我签收的东西的价值越来越难以置信。但凡是我想要的X快递一定会给我送来,甚至连房子和车都有人替我准备好了。靠着快递送来的东西我早已不用工作——反正定期就会有一张支票等着我往上填数字——我需要做的只有坐在家里喝喝咖啡。在我看来,X快递的工作人员不应该与和送快递的那些家伙混为一谈,这些人简直就是应当被供奉起来的神明。


 


 


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最近一段时间我陆续收到过违章罚款单,电话欠费单,甚至要付一些我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服务的费用。这些东西都是由X快递的“那位”快递员送到我手上,然后由我一项项把它们缴清。所有人都信誓旦旦的表示我确实有做过这些事情,就像既定的结局我只要走个过程一样。


我早该将这些倒霉催的罚款视作一种警告而不是咒骂着把钱打到他们提供的账户上。我需要缴付的数额越来越大,很快到了入不敷出的程度。每一次我在支票上签多少个零,接下来就要把更多的零花在我从未参与过的事情上面。我甚至开始变卖家里的物件。


某天早上我在变卖的空荡荡的家里醒来,走向一楼的时候竟然鬼使神差的想要出门透透气,天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居然真的这么做了。刚推开门的一刹那,标有X符号的信封就从门缝伸了进来。我熟悉的那个快递员站在门口,保持着向里面递东西的姿势直勾勾的盯着我。


“Z先生,您的快递。”


过了这么久我们已经很熟悉了,有的时候他会允许我先拆开包裹高兴一下再签收——我现在已经可以用漂亮的花体字写自己的名字了。在得到他的同意后我迫不及待的撕开了封条。


“这他妈是什么?!”只看了一行我就尖叫着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地上。


他试图捡起来还给我,”这种东西我不要!!“我冲他吼道,好在车钥匙被我放在了玄关的小桌上,我撞开他,拼命地向门外跑去。


他居然一直追在我后面,“Z先生请你你签收一下。”一边追着我他一边喊道。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签收!怎么可能在寄送来自己死亡通知单的快递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只要开车他就追不到我了。这是我现在脑中仅有的想法。长时间缺乏运动让我的肺跑起来的时候像烧了一样疼,但是只要逃开后面那个追命一样的男人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嗒嗒嗒嗒嗒,他紧跟在我身后,鞋跟磕在台阶上发出可怕的声音。


好在眼前就是停车场。尽管手抖得不成样子,脑袋也因为缺氧嗡嗡作响,我成功的在他追过来之前发动了汽车。看着他的身影急速退成一个小点我忍不住狂笑了出来。


 


是我的错觉吗?那个小点似乎比刚才变大了些?


 


又变大了!!!!


 


刚刚的喜悦瞬间转化成了巨大的恐惧,眼见着前面就是高速的入口,我毫不犹豫的把车开向了那个方向。从后视镜我能看到一切,开足马力追逐我的警车,和正在逐辆超过警车的他。把他称作”它“更为合适些,这个东西甚至只是保持着走路的姿势在逼近我。


终于,它的一根手指触到了我的后备箱,然而他并没有就此停住,而是走向了我坐的驾驶位。


它来了!


“它”伸手敲了敲我的窗玻璃,露出了平时那种标准的业务性笑容。就在我转头去看他的瞬间,跑车和迎面驶来的货车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带着有X快递公司标志太阳帽的快递员从两辆车混在一起的遗骸里翻找了半天,最后拽出了其中一具尸体的胳膊。


“感谢您的签收。”他抓着带血的拇指按在签名栏,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要是能签上名字就更好了,我们公司要求很严的。”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