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第二外语

战Bneta,脑洞大,无考证。
爷爷又耍流氓了
===

混的久了,大俱利伽罗也并非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难以接近,闲的实在发慌的时候鹤丸甚至说服他教自己说些英文。

“Are You Ready Guys!Let's party!!”
喊的同时大俱利摆出了一手抓着三把刀的姿势,要不是脸色比平时黑的更厉害鹤丸简直要当场笑出声。

“are……you……le……?”
——想把舌头薅直不是件容易的事。有的时候鹤丸忍不住怀疑自己嘴里的部件是不是在不知道的时候退化成了刀锷。
“re”
“le”
“re”
“…le…”
如此重复了几遍,大俱利也就由着这位大龄刀去了,为了念写方便,鹤丸又拜托他写了日语发音相近的纸条带在身上。“烛台切光忠在的话,让他教你说不定会好一些。”
摆出不耐烦表情的大俱利伽罗把纸条过来的时候颇有些遗憾的说道,鹤丸到的时候话里这位和政宗公都已经不在此地了,关于光忠的长相,鹤丸能想象到的只有【带着眼罩】这一点而已。
==
从伊达家的被带走后鹤丸学的这句话便派上了用场,即使到了到了皇家手里也阻止不了他很cool的吓唬别人。
偶尔他也会被带到众人面前,当作珍宝一样被展示,被鉴赏;每到这种时候鹤丸就得老实实待在“自己“身边,尽管听的不真切,在嘈杂的言语之间他还是听到了“三日月”“下落不明”这类的字眼。

“三日月宗近,真的找不到了吗。”
等到客人散尽了他如是问明治天皇,他的主人回答他的语气不无遗憾。“若是还在的话该有多好。”

“老头命硬,总能回家的。”他心想。
回到住所的路上鹤丸小小的摆出了抱着手臂骑马的动作,在伊达家的时候大俱利告诉过他政宗公说那句英文的时候总喜欢这么做。虽然他也不太懂教给鹤丸的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不过大概是激励别人一类的。

“三日月要是在这里的话一定要表演给他看。”他默默的向着脑子里想象出来的部队吼了一声,“le t' s party!”
———权当是给他自己鼓劲了。

=
临出阵的时候鹤丸突然跟想起了什么似的,把留在本丸的三日月拽到了自己的马跟前。
“你看这个!”鹤丸上马之后摆好了抱臂姿势,还特意闭上一只眼睛装作看不见。“are you leady guys!let's party!”
“吓到了吗,是英文哦?”
“哈哈哈真是…吓到了。不过英文的话我也会说一点,像honey…之类的。”
“光忠教我的。”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cool吗?”

看着鹤丸有些茫然的脸三日月突然觉得心情不错了起来。

等在远处的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打起了喷嚏。

评论 ( 2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