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在水一方

他感觉到思维正在回到自己身上,从指尖开始,肉体一点点地聚集起来。


 


——不再是游离的分子状态,而是另一种更加真实的存在。


 


然后,脚底再次触到了坚实的地面


 


 


———『十年后众人,回归』


 


 


 


 


《在水一方》


CP 骸云,隐CP有(?)


全员10+,接未来篇设定,妄想有,文不对题有,词不达意有,语言运用混乱
.............................................................................................


  空旷的地底空间很快就因为一群人的加入而变得嘈杂不堪。云雀的目光浅掠过人群,计划中的人都在,唯独发现没有六道骸——那家伙应该已经顺利逃出水牢了才对。


  雾的行踪不定在十年内发展的越发恶劣。云守对此不愿过分深究,转身吩咐草壁开车送他去风纪。


  当然,不管原因为何,群聚者就该统统咬杀,这点即使过了十年依然有效。


 


 


处理完他不在期间累积的文件,云雀最终站在神社前面已经是黄昏时分。蓝紫色头发的少女候在那里显然已经不少时间,见到云雀便释然的笑开:“骸大人要我捎话给你。”


  青色的火焰幻化成某个颀长的身影,连带着一把不正经的声线“kufufu,我还有事没处理完,小麻雀要乖乖等我呦~”


  


“差不多就是这样,”少女收起指环上的火焰向云守微微颌首“骸大人给我的任务完成了。”忽然,她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下紧张了起来——要是再不快些回去的话,犬和千种会担心的。


  “哇哦,真是欠咬杀呢,六道骸。”在掏出自己雾属性的戒指的时候云雀微微的笑了起来,身后,少女正急匆匆跳下最后的几级台阶,留长的发丝在微光中划出好看的弧度——十年后的库洛姆执意剪去了头上的凤梨叶子,骸对此没少抱怨。


  “叫草壁开车送你。”在隐形门开启的轰鸣声中,云雀转身对少女吩咐道。


 




..........................................


【十年前】


  整理好最后一份资料,将它们收入抽屉,云雀起身离开了风纪委员室。并中此时正是放学时间,他要去巡视,然后把那些违反了风纪的食草动物一一咬杀。


 


  此时,距十代家族成员动身前往意大利,只剩最后的一天。


 


 那时,年少轻狂的他们怎会知道,游戏的帷幕被人恶作剧的掀开了一角,此后十年,将是无尽动乱,风雨飘摇。


  


『之后,竟真的再没有认真打量过这片土地』


 


 


 


.........................................


“结束了。”云雀低低的叹了一声,不知是说给谁听。后背抵着冰凉的铁门,而他面前则是已经颇具规模的风纪财团地下基地,。


 


不过,在真正结束前,他还要好好洗个澡。


 


..................................................................................


..................................................................................


 


虽说依靠的是十年前的他们打败了白兰,其后的修缮工作还是要由十年后的众人承担。第二天上午会议的会议还未过半,云雀便一拐子扬了出去,目标直指沢田。


 


“我就说你这样瞒不过云雀的……”年轻的首领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刚才的拐子贴着他的耳侧飞过,毫不留情的命中身后的“空气”。


 


“痛痛痛!小麻雀你谋杀亲夫啊啊啊啊啊!!!”本应空无一人的地方开始诡异的扭曲,某正牌〖重音〗的雾守捂着肚子倒在地板上翻滚做撒娇状。众人对此种情景见怪不怪表示眼不见为静,纷纷选择抓起自己面前的资料仔细研究。


 


“咬杀!!!”


 


  成功激怒云之守护者的结果即为后者直接撂挑子走人连带着面前几乎未动的资料,沢田纲吉叫住急欲起身去追的雾守,魄力十足


“骸,你最好先留一下。”


 


 


 


..................................................................................


..................................................................................


“所以说技术方面的事去找库洛姆啦~你要心疼她的话找我那个笨蛋徒弟也可以”六道骸把脚搭到桌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总之,制造幻术来掩盖战斗痕迹什么的我才不要去做。彭格列你得照顾病号”


 


“病号你妹!”十代首领忍不住腹诽,“六道骸我说了多少遍禁止用幻术翘班!!!”


 


“Kufufu,好像被发现了呢…”听见身后会议室里狱寺的怒吼——『那个混蛋!!居然敢对十代目不敬!我要好好修理他!!!……山本你别拦我!!』——翘班的雾守笑得毫无羞耻之心。借某人的话讲,雾属性的混蛋不仅失踪玩的好,翘班偷懒更是来的风生水起。


“哇哦,在走廊里笑得这么白痴,果然泡的太久脑子进水了?”


 


“恭…恭弥?!”六道骸差点把手里的资料吓到地上“你不是回去了么?”


 


“拿资料”黑发青年边说边锁好身后的门,大跨步的越过走廊走到这边。


扬了扬手里的钥匙“顺便接某个在逃通缉犯回去。”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