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歸故鄉 骸雲

【从五年前一直被扔在电脑角落里的东西……还是发上来吧】




========================




故乡的一切总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纵使在百米之上就坐落着并盛小小的神社,风纪财团的掌权者仍固执地将地下基地修筑成传统的和室。








「哦呀,日本文化我可不太了解」雾守摊摊手,对这里做出评价。








十年后的诸多事务已经处理得七七八八,一个月里累积起的文件再加上十年前小鬼们留下的烂摊子足以让守护者们有一阵子忙得昏天黑地。即使像云雀这样的工作狂也会为这期间难得的闲暇休憩小小的欢悦一下。握笔,凝神,心里默默构思一下要写的内容,久违的假期自然要好好地利用。然后提腕,稳稳地落笔。








「咦咦?亲爱的你在做什么?!」








《不如归故乡》  




   10+骸云




   崩坏有,狗血剧有,表意不明有,殴打自重。








=======================================




「可恶,怎么忘了还有这家伙!」




兴致尽失的确让人有些窝火,云雀把墨迹斑斑的纸团紧砸向六道骸,后者脑袋一歪顺利躲过。








打败白兰后拖家带口的雾守执意要搬去和库洛姆她们一起住。「要是恭弥同意的话,我们干脆住在这里好啦~」风纪的地下基地刚刚建成时骸曾笑嘻嘻地问过云雀,结果当然是咬杀。冰冷冷的不可能和冷冰冰的拐子一并砸过来,削掉了骸的几根蓝毛。








「我讨厌群聚。」








黑曜那帮人有多吵多闹多麻烦骸当然知道,拥有家什么的对骸而言从来只是一种奢望。从开始便认定云雀不会同意却依旧要问出口试一次,哪怕胸口被已知的答案硌得生疼。骸在心里暗骂自己活该多事但随即又漾开了笑容,








「什么吗,明明连开门戒指都是雾属性的」








——或许鱼和熊掌根本不可能兼得




——但我很庆幸,在跌跌撞撞的夜路上,总会有两盏灯为我亮着。








「嘛,不定时骚扰其实也不错」文艺的雾属性摊手耸肩,俨然把风纪基地当作自己第二住宅。








话虽这么说,打扰人家毕竟是自己不对,骸乖乖凑到云雀身边坐好,看黑发青年换上一张新纸。身处异乡,人多少会对非本国文化感些兴趣,即使安稳坐下,骸也收不住话头「恭弥恭弥」的问个不停,眉眼里全是新奇。








云雀忍无可忍的一拐子敲上喋喋不休的某人。








——「再打扰我,咬杀!」








=======================================




很久以前泽田纲吉曾塞给过骸两张门票,显然是反复考虑后才做出的慎重决定。首领忧心忡忡地看向自家笑得一塌糊涂的雾守,虽说初到意大利诸多事务还未上手,但相比之下调节守护者们的关系才是当务之急。雾云的关系恶劣早已尽人皆知,涉世未深的少年面对两人的关系显得实在力不从心。单考虑如何改善就花了首领不少心思,至于成人之美什么的还需日后上下求索。




——反正时间还有很多。来日方长还是夜长梦多到时候再说。








「那,那个,请务必带云雀学长去一趟!」反复练习过多次的说辞全忘得精光,还未从“云雀学长”改口的少年紧攥着票的手微抖,语气和动作却是异常坚定,「哪怕是当作任务也要去!!」








哦呀哦呀,气急败坏了呢。凤梨头少年晃晃硬塞进手里的票KUFUFU地走出门,弯弯曲曲的意大利字母与票面上清新淡雅的日本山水对比鲜明。








「还真是劳您费心了,彭格列」








「那就拜托你们两个让我省心点!!」








票的内容是关于某场日本书画展,六道骸把票递到云雀面前的时候,对方紧蹙的眉头稍稍舒展,表情不自主地温柔了几分,——随机又努力板起——毕竟送票方是雾属性六道骸。亮出拐子,云雀笑得几分恶质几分高傲「陪我打一场,我就去」








两人最终还是去了那场展会。比试的输赢暂且不提,意大利会举办这类东西的确少有。故乡遥遥千里,异乡中总是丝丝缕缕的味道也能让人莫名的心安下来。骸不懂书法,一板一眼的文字符号看得他意兴阑珊。远远的看着黑发的少年在一片丹青山水中走走停停,也算是尽了地主之谊。




 




少年冷峻的神情在一室故乡风物中全然放松了下来,一点一点淡成柔和。温暖的光源下实体化出来的少年瞬间失神。哪怕是到现在,也依然会感叹那时的情景,惊为天人




==============================








现在,遥远的记忆正逐渐与眼前的画面相重合,并盛的百米地下,已长成的青年面容轮廓在墨香茶香中一点点生动起来。走过了太多经历了太多,用了六世又十年,才得以拥有如此安好。十年前须用幻术实体化的雾,如今也能用自己的身体感受身边人的温度。








一室静默中,骸的声响盖过笔尖的窸窣声颇有几分突兀,








「帮我写一张吧,恭弥。」表情认真语气轻佻,不正经的让人磨牙。








『根本不该让他张嘴』 云雀扬眉,「你要这种东西?」








「挂房间啦挂房间里~」兴高采烈








「被巴吉尔传染了,你?」




嘴不饶人,云雀又换了张纸算是答应了骸的请求,却在握笔时冷不丁被攥住了手腕








略带冰冷的修长手指攀上腕骨,掌心覆住于手背紧紧相贴 ,骸从后面环上云雀,淡淡的红莲香里把头埋进对方的颈窝,止不住的笑意。




「要这么写呦亲爱的」








================================








发力权大部分转移到六道骸那边,毛笔一路走走停停扭曲出了一片墨痕,写到一半云雀惊觉上当,无奈雾的动作实在是利索早已摸走了自己的拐子。反抗不能只能一边磨牙一边暗自问候属雾的他全家。眼见止观的书道不受控制的向暧昧的意大利文字教学靠拢,纸上的划痕墨渍越积越多身后的混蛋越发得寸进尺,云雀索性一把把笔扔向身后的六道骸。








墨点在骸的头上身上跳开了花,云雀神清气爽站起身俯视狼狈不堪的某人,歪歪扭扭的意大利文写到最后还是遭遇全毁。




「意大利语学的不错. ]生动的挑眉,点火开匣亮拐子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咬杀你哦」








和式大屋变成了战场,蓝毛凤梨看似躲得手忙脚乱实则防的滴水不漏,黑发青年攻击凌厉招招致命。




「哦呀,不考虑换个地方再打? 」——一干设施被疯长的莲花拆的七零八落,周围的大小摆设也早已被暴涨的云炎破坏殆尽——而且破坏范围还有增长的趋势——「没那个必要,在这就能把你咬杀.!!」








======================================








「好了好了我认输我错了我不打了。」




最终幻化莲花停在云雀恭弥的心口而云针鼠的尖刺直至六道骸的右眼。两个人打得不分上下,还是雾守率先扔掉叉子举手投降。








收了刺猬看六道骸一身墨汁有些滑稽的在一片废墟中跳来爬去跑到自己身边,云雀不禁失笑,伸手扯了扯骸发蔫的凤梨叶子,随即抬脚走人。




「叫人来整理了,顺便把该修的列个单子给泽田纲吉报销」








幻像所见毕竟不能等同于真实,而现在,骸能清楚地听见,一字一句穿过空气,真真实实的,叩击着他的耳膜。




「Tesoro,tiamo」本要离开的他的恋人,在一片阳光中站定,一如十年前那般恶质而高傲的笑




「让我咬杀的话,就帮你写。」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