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交易行

叶安平不是藏剑山庄的,尽管他姓叶。他那个叶姓的爹把他送到了天策府。团长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哎这个藏剑你等下转风车啊,这个时候叶安平只能默默地举起自己的长枪战了个八方,然后被团长调到别的队切铁牢去了。

跟了这个姓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他特别来钱,腰包从来都是鼓鼓的,引得他的师兄弟好不羡慕。“只要把价格挂高点就好了……你等一下啊。”他一边这么跟来取经的师弟说着一边骑上绿螭骢跑到信使那里去取刚买下来的附魔,一个个在交易行挂了高价。低价的那些刚才已经被他扫走了,现在高价挂上去,晚上人多,拿了新装备从副本出来的人不在少数,附魔转眼间就卖的一干二净。——叶安平做的是差价买卖,说难听点就是二道贩子。

但是最近他过得不怎么安生,送到交易行的东西已经好几天卖不出去了。冲到交易行去看,发现自己卖的东西下面挂的都是一个叫叶宸的人的名字,而且价格比自己便宜的多。等到叶安平做梦都梦到自己寄卖在交易行的东西被打包从信使那里退回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有些神情恍惚了,喂里飞沙的时候他不小心喂成了给绿螭骢吃的紫花苜蓿,被白马嫌弃的喷了一手口水。“爱吃吃不吃算。”叶安平没好气的把草往食槽里一扔,牵着绿螭骢就往外走。“再卖不掉东西咱都要喝西北风,小心把你炖汤卖了!”里飞沙冲着他不满的打了个响鼻,叶安平不管它,整了整自己的衣襟,骑着马到交易行那边晃荡去了。

“掌柜的辛苦了啊。”他和纪安打过招呼之后就看到沈万冲自己使了个眼色,等他从人堆里面挤过去,沈万往一个方向努努嘴,“人家又来了。”之前他拜托沈万帮自己留心那个叫叶宸的人,也是巧,今天来正好碰到。

“卖了什么东西?”一边问着叶安平偷偷往沈万袖子里塞了个小钱包。

“龙血磨石。”沈万把账簿拿给他看,一看倒好,叶安平的牙咬的直响。这个叶宸是真的和自己作对到底啊,算着自己要来卖磨石不成。账簿上记得磨石价钱比自己之前买下来的还要便宜不少。叶安平看了看自己手里握着的磨石,索性打到了的武器上,然后冲着沈万指的方向冲了过去。“姓叶的你给我站————住——————”

叶宸刚把磨石卖掉,准备回帮会再拿一批货,只听得身后有人大叫自己的名字,转头就是一杆枪直从着自己刺过来。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旁边的隐元武卫看着有人要在城里打架纷纷冲了过来,来人就在这混乱中唤了匹马一溜烟跑走了。

“啧,好丑的天策。”这是叶宸心里对叶安平的第一印象。

要说叶宸一开始还没有认出叶安平的门派还要怪叶安平的怪癖。别人都喜欢穿门派套装或者商铺里卖的时装出门,唯独他喜欢穿一身江湖套装,大厨腰带加上虎皮护手,头上还要顶个草篓,再配上一匹没喂饱的绿螭骢,要多寒酸有多寒酸。

穿的太亮容易散财。叶安平这么跟他的师弟解释道。师弟眨眨眼,装作不认识他,往他的草篓里塞了一个铜板。

再之后叶宸只要在纪安那里卖东西,那个很丑的天策总会从各种地方冒出来,不是捅他一枪就是踩他一脚,然后在被隐元武卫抓到之前溜之大吉。叶宸烦的不行,但是奈何抓不到他。怒气冲冲的跑去悬赏,人家问他你要悬赏的人是谁啊,叶宸挠头了。

——“对啊,是谁啊。”

 

 

叶安平最后还是被叶宸抓到了,叶宸特意比平时晚了一点去交易行,正好看到叶安平和纪安在说话。他想也没想,一个鹤归砸上去接着转了个风车。周围的人看到这个架势早就跑光了,只剩下缩在桌子底下的纪安和被重剑拍到地上的叶安平。

“说吧,怎么回事?”叶宸掸了掸袍子上的灰尘,施施然坐在了重剑上。叶安平被压得龇牙咧嘴,听到叶宸说话忍不住跳起来指着鼻子就骂。

“好好地压什么价!你不做生意别拉着我!!!!!”

“都不认识你拉什么拉。”叶宸一招上去又把叶安平拍回地上,“你叫什么名字。”

“你管我?!”

“没问你。”叶宸掏出轻剑冲着仓库的柜台刺过去,不偏不斜正好钉到纪安藏身的地方,这一下吓得隔着一层木板的仓库管理员冷汗直流,哆哆嗦嗦的全部招了。“他……他叫叶安平。”

“好啊。”叶宸拔了剑转身就走。过了一会叶安平的名字就上了悬赏榜。

“送你的,不用谢。”被人在城里围追堵截了一个时辰的叶安平在信使那收到了叶宸的信,上面端端正正六个大字,还有署名。他咬着后槽牙把来信撕成了碎末,全撒进了洛阳的护城河。

之后他们俩一个压价一个抬价,叶安平坚决不肯买叶宸挂的低价货物,叶宸也不管叶安平挂过什么,该压哪个东西的价格就压哪个。最糟糕无非两个人在沈万面前见了面打上一场,两个人一个使枪一个用剑,搞得整个仓库区乌烟瘴气。打久了两个人都成了隐元武卫的重点关照对象,在又一次打跑了沈万他们之后忍无可忍的路人报了官,两个人被赶来的捕快押进了监狱。

“我说你怎么就看我不对眼。”被关进来之后叶宸先说了话,整个监狱就押了他们两个空旷得厉害。

叶安平背着叶宸躺在墙角的稻草上闭眼装睡。本来不想理那个家伙,最后还是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不管我想卖啥总看到你在压价。”

“…………”

叶宸心想这个人眼光也是很毒,自己压价的货物就是为了便宜收,然后再高价卖出去。自己自诩看得清行情,但叶安平出手的时机比自己更准,更早。

叶安平听到叶宸不再说话,还以为那个藏剑山庄的大少爷又闹什么脾气,自己又找不到什么话可以跟他说,索性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又闲得无聊,喊了他一声。没想到叶宸也在喊他。“喂……”

“喂……”

两个人的声音混在一起各自都吓了一跳。

叶宸反应过来的更快一些,先开了口“你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

“算了。”叶宸张了张嘴,最后泄了气一样的倒回自己那堆稻草上。“睡觉。”

什么啊……叶安平捉摸不透大少爷到底在想什么,干脆真的蜷在墙角睡起了觉。反正小打小闹关不了多久,天亮他们大概就能出去了。

天刚亮来保他的朋友就到了,狱卒放他走的时候,叶安平看着还在地上睡得叶宸,幸灾乐祸的心想要是没人保他就好了。

从监狱出去第二天,叶宸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沈万的账簿上,第三天也没有。叶安平一个人买进卖出忙的不亦乐乎,一直到第七天,叶宸也一直没出现。不会真的还在牢里?要这么说一半的错还在自己身上,叶安平也有点沉不住气了。好在他在商道上混人脉还是有点,再在隐元会那里花点银子,很快大唐监狱的狱卒那里就来了信儿,自己走了没多久叶宸也被放走了。再打听就没有更多消息了。最后还是叶宸的朋友找上了门,说是叶宸要办一批货,几天前就去了昆仑。本来说了这两天就回来了,但是一直没音信。

“昆仑啊……”叶安平整理着自己仓库的货,一边把钱托付给沈万。洛阳去昆仑,尽管是一个人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说不定只是有什么原因耽误了行程,何必要自找不痛快跑去找个断自己财路的家伙。不过想想叶宸朋友手里那两块苍龙璧他就释然了。

“本来想找些镖局之流的人,既然少侠你也在找叶宸不如这事就拜托给你。”那个朋友如是说。

一路打听过去,龙门镇的驿站小二竟还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几天前在这里休息过,但是没见过他回来。有来无回,叶宸留在昆仑想必凶多吉少。谢过了小二,叶安平马不停蹄的就往昆仑赶。到长乐坊的时候天色已晚,叶安平想着不如就在这休息一晚。牵着里飞沙刚走进马厩就跟被烫到了一样冲了出来。马厩里赫然拴着叶宸的赤兔。

叶宸的赤兔他认识。身上带着个梅花状的花儿,天下找不出第二匹。这是叶宸自己说过的。

“小二你过来一下。”看着有人往这边走叶安平伸手叫住了他。“这匹马是谁的?”他举起一锭金子在小二眼前晃了晃,小二咽口水的声音简直都能听到。

“客官你稍等。”说完,那个小二撒腿就往店里跑。过了一会他又跑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里面一个壮汉。”就是他的。“

“把他叫出来,这个也是你的。”叶安平又举起了一个小钱袋。小二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走的。过了一会,屋里响起了壮汉不满的吵吵。然后两个人的脚步声一前一后往这边过来。叶安平把钱袋扔给小二,反手拔起了插在雪地里的枪。

“马是哪里来的。”

 

把壮汉打的满地求饶之后叶安平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叶宸带了几个镖师从西落雪谷地走,路上八成是撞到了恶人谷的人。一番混战押镖的镖师都死得差不多了,剩下个叶宸被带到了恶人在西昆仑高地的营地。伤是伤了,人多半还没死。

“你……别杀我……马是跑掉了被我抓到的……”壮汉哆嗦着求饶,叶安平不搭话,上去解了赤兔的缰绳,又拿麻绳把壮汉捆到马厩的柱子上。

赤兔见了熟人也是十分亲热,不住的嘶鸣。叶安平抚摸着这匹良驹的鬃毛,“去找你的主人。”他说。赤兔好像听懂了叶安平说的,冲向了雪里。叶安平骑着马跟在它身后,一路上战斗的痕迹还能依稀分辨得出。

赤兔跑了一阵,最后停在离恶人营地不远的地方,“搞不好救不了你还要搭上自己的命,赔钱的买卖。”叶安平嗤笑了一声,催马冲了出去。

很快营地亮起了一点火光,两点,越来越多的火把亮了起来,脚步声,喊叫声乱糟糟的响成一片。有个人背着长枪从一片火光里冲出来,马背上扛口袋似的还驮了一个人。

赤兔见人回来也跟着一起跑了起来,两匹马速度极快,渐渐和后面的追兵拉开了距离。眼看着前面就是浩气盟的营地,追过来的那些恶人谷的人也只能放任他们越跑越远。

叶宸本来昏迷着,一路颠簸把他给摇醒了。张开眼就看到叶安平手忙脚乱的扯着衣服抹他脸上的血迹,看到他醒了就不住数落他。“你一个浩气也敢往恶人营地闯。”

叶宸不答话,闭了眼笑道“你还是能好好穿衣服的嘛。”

叶安平看着自己露出来的月照青枫套一下子愣了。眼见着救回来的人呼吸声越来越浅,他忍不住又大了嗓门。“你他妈给我闭嘴。”

“好,我不说了。”叶宸还是笑,歪着头睡过去了。

再醒过来自己已经在龙门镇了,身上的伤都上了药,叶宸只觉得全身又酸又痛,正巧叶安平坐在床尾给他补衣服。叶宸也不客气,伸长了腿踹了他两下。

“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也就从昆仑到龙门吧。”被踹的忙着把叶宸的腿塞进被子再掖好,转头拧了张帕子给叶宸擦脸。

“我说,要不要一起开个钱庄。”

“命都没了你还想赚钱。”叶安平使劲往叶宸脸上按了一把,后者疼的嘶了一声。“先回去再说吧……”然后他又在叶宸脸上抹了两把,急匆匆的转出门打热水去了。

叶宸躺在被窝里笑出了声。


评论 ( 2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