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碎光

拿来和自己现在的玩意儿做一下比较...niania嘞中国话都说不好了


==========


  血,


 


冰冷的火焰与炙人的海水,


 


      他游荡于一片黑暗之中,


 


      找不到光明,找不到方向。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从噩梦中惊醒时,怀中还有另一个体温与自己分享心跳。


 


     


 


     -------------------


 


        《碎光》


 


       文艺向,高考山东卷跑题衍生


 


     --------------------


 


 


 


 


      【Sleep】


 


      云雀在他怀里翻了个身,碎发扫过他的下颌让人发痒,骸小心地挪挪手臂,正要庆幸没有惊醒怀里的人,却冷不丁地被吓得一个激灵。


 


      云雀恭弥正盯着他,清亮亮的眸里不带丝毫朦胧的睡意,显然已经醒了不少时间。


 


      ———  「你勒到我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各人心知肚明,云雀阖上眼重新把自己埋进被窝,末了还不忘踹六道骸一脚,「醒了就去做饭。」


 


     声音闷闷地隔着被子传出来。明显不带好气。


 


 


 


    【Time】


 


     下楼的时候骸瞥了眼表,6;20a.m.,意大利时间,换成日本时大约是2;00a.m.左右,也难怪云雀会生气,再怎么强大也得倒时差,对于刚从日本飞过来的人,这种时间被吵醒的确是种煎熬,更何况被吵醒者浅眠体质严重。


 


「没有用拐子敲恭弥还真是手下留情。」揉揉被踹的发疼的小腿,一面这样想着楼上补眠的恋人,骸小心地跳过会咯吱作响的那级楼梯。


=======================================


【The breakfast】


 


客厅的窗帘被拉起,过分明亮的环境晃了骸的眼。补眠完毕的云守正在吃他那份早餐,任务资料随意摊在一边。未干透的头发带着水珠乱糟糟地伏趴着,像只没睡醒的刺猬。骸叹口气,把搭在肩膀毛巾盖到对方头上,顺手拖了把椅子坐在云雀旁边。


 


「不擦干头发会感冒的」。忙着往嘴里塞吐司,还不忘充当一回代理保姆,骸用空着的手在对方头上揉着。


 


 


 


 


「要是我们是普通人就好了」


「变态的确不是普通人」


 


【Mafia and the task】


当然只能用假设,彭格列雾守云守之名短时间之内还是甩不掉的包袱。骸把最后一口咖啡送进胃里地同时云雀熟练地给宁伯朗上了弹匣,处在黑暗的世界里人从来都是身不由己。执行任务者把MP5大‖枪挂在身上走得干净利落,银拐在他身侧闪着寒光。


 


 


外表再怎么鲜亮的终究还是洗脱不了黑色的本质,黑‖手‖党在怎么改也成不了慈善家。他也好云雀也好,说白了都是在黑暗角落中挣扎的蝼蚁。骸倚在门边看着对方的座骑绝尘而去,笑容苦涩。


 


 


=========================================


【the unwilling ring】


世界杯看完直播又在看回放,骸拿着冰啤酒大骂意大利老男人不争气。桌上的饭菜热了又凉,名叫云雀恭弥的生命体状态一直挂在『出任务』丝毫不见更改。六道骸心想今天注定滚床单无望。


 


 


随意把自己摊在沙发上,再次醒来已经是凌晨一点。电话铃声叫的催命,沢田纲吉声音克制不住的颤抖让他心跳一下漏了半拍。


「…骸...情报...有误」


 


对方接下来说了什么完全没有听清,莫名的恐惧一点一点攀袭上来攥住骸的心。电视机里的女主角哭的声嘶力竭,你爱我我不爱你狗血对白说了一遍又一遍,光影投在一片黑暗中说不出的诡异。他扣下话筒,把首领的担心扼死在一片引擎声里。


 


【Sunrise】


他站在战场中心犹如修罗。累累尸骸在地上铺就一副地狱景象。


他化作恶鬼踏着血海而来,身后燃烧着红莲业火。


 


「我没记得我要求过支援。」 随意擦去脸上的血迹,云雀看着不请自来的额外支援脸色略沉。对方毫不在意,踩过几具碍事的尸体到达云雀身边。


 


 


 


「只不过突然很想看日出。」


 


 


钟楼狭小的天窗透进一片破碎的阴影,从这里能看遍整个沉睡的古老小镇。天空开始远远地泛白时,六道骸伸手揽过云雀的肩把对方拥入怀里。


 


 


「你看,天亮了。」气息缱绻,宛若低喃。


=============================================


【The final light】


 


『惊涛骇浪血雨腥风


纵使身处黑暗,他也拥有整个世界的光。


只要云雀恭弥在自己身边。』


 


第一缕光线扫过骸的发梢时他这么想,随即在变化的色彩中将对方抱得更紧。


 


 


大块大块的光倾泻而下,如同燃烧的向日葵。


 


无边无际。


 ---------------------FIN--------------------------------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