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系男子

不要打扰我飞升
【小号分类屯文地见链接,一式两份存放】

© 破折号系男子 | Powered by LOFTER

一光年的吻

一光年的吻

 哈尔在某个星球发现了星际邮局,但他搞错了单位。【大概会犯这种错误吧 

——————— 

有谁会在地址上填出个一光年? 在宇宙某个角落的邮局员工坐在一起关于这个问题开起了会。

 在信封上清清楚楚的light-year让每个人在这个工作日陷入了一个焦躁的状态。作为一个有着几万年良好信誉的宇宙通用邮局,无法将信件送达是一种失礼且有损信誉的行为———更何况寄信人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盖在信封右下角的,几乎快要消失不见的绿灯戒指印不算。

 如果时光能回到上一个循环,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把那个哼着歌走进店的灯侠堵在门外。从源头堵住烦恼,一了百了。 


有什么能比一封写着谜一样长度单位的信更烦人? 

大概每一个邮局的工作人员都会咆哮着指认那个留下了足够的邮资自己却趁着众人无暇顾及拍屁股走人的混蛋。 良好的信誉同样代表着最无懈可击的服务水平,眼下,他们不得不解决这个混蛋交给他们的难题。 

“各位都知道光年在地球是长度单位。”在吃掉三顿饭之后小组会得出了结果,“鉴于地球上很多人对光年的概念存在误解,我想,顾客的意思应该是在一年后送达。” 

“可是我们只是普通的旅游邮政,最快的飞船也做不到这点。” ——关于这个新的问题,他们又进行了四顿饭长度的讨论。一直到第八餐,他们才决定选出两名最勇敢最年轻的邮递员,开着他们最快的飞船,去地球送这封该死的麻烦信。 

于是信被安置在了密封的容器里,放在飞船最保险的地方,离开了这个星球。 


——————————

飞船的阴影笼罩住整个中城的时候他们正在为一场战斗善后。小型飞船气势汹汹从阴影里飞下来的时候被绿光拦截在了半路。 

“受不了了!我要辞职。”一个铁箱子被狠狠地从飞船里掼出来,紧接着穿制服的外星生物狼狈不堪的滚到地上。 “


地球,美国,中城,巴里艾伦收”他把箱子狠狠地按到闪电怀里,头也不回的钻进飞行器离开了。 

“去他妈的地球————!!”


 如果邮递员晚上那么一会儿回去,他大概会义无反顾的开着飞行器撞过去。发出这封麻烦信的罪魁祸首慢慢悠悠的从天上飘下来,看着他的同伴打开盒子。 

“我还以为他们忘记了——” 

“这是什么,哈尔?”巴里抽出信封里的卡片,“Merry Christmas OOXX?!” 

“前年还是大前年来着,我没有在地球过圣诞,呃,打算把这个寄给你。写着一年后送到。”灯侠有些自豪的落在地上“今年收到去年的礼物,听着很棒不是么。我还在那亲了一下~”

 他们放下手里的工作,坐在废墟上听哈尔讲自己在那个寿命奇长的星球看到的花们还有开在花海中间的宇宙邮局。 巴里把卡片放回信封开始看写着地址的那面,然后止不住的大笑。“说真的,天才?一光年?没人告诉过你那是个路程单位吗?”

评论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