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乐和一百零一只喵】

最近爵士的涂装花掉了好多。

细小又毫无规律的划痕遍布全身,而且还有逐日增多的趋势。

尽管本人并不介意,但对于涂装完整度严苛到几近疯狂,身为恶友的飞毛腿来说,这些日子和爵士呆在一起简直是酷刑。

 

“我说,你就不能从你闲的生锈的大把时间里抽出那么一点补补你的涂装么!”不在沉默中上蜡就在沉默中爆发,忍无可忍的飞毛腿终于有一天爆发出了怒吼。而他的同胞兄弟默默的把头扭了过去。

“如果在那么大把闲的生锈的时间里我有一秒是不在听歌的话~顺便友情提醒一句,没记错的话——如果你是下个循环的班,我建议你现在就去找警车报到。“爵士哼着小调“老条子最近心情不好。”

 

他乐悠悠的丢下双胞胎走出了休息室。

 

注意到爵士的并不是只有飞毛腿一个人。救护车也抱怨过最近爵士身上清洗剂的味道太重了一点。

然后是被半夜细小声音吵到的千斤顶。

然后是被离开方舟次数陡然增多的搞得神经兮兮的红色警报。

然后又是歇斯底里的飞毛腿。

然后…

 

直到最后,在爵士胸前的4上有了一道明显划痕的时候,警车站了出来。

“爵士,我需要和你谈谈。”

——他把爵士直接带去了擎天柱的办公室。

 

一级警报!非同小可!

明天紫塞头条《闪光夫妇闹离婚,胸口伤疤指认谁是第三者》?!

是家暴,艳遇,还是干闺女?!

孩子以后归谁管?!

——这是广大八卦群众一瞬间在头脑里刷刷刷闪过的念头。

谁说方舟是积极向上正义纯良的好地方谁出来领死。

 

于是群众们自动自觉地选择了在办公室门口蹲等。

顺便搞点小副业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比如某名字里带蓝带霹雳的不愿透漏姓名成员决心晚点的时候找警车打打亲情牌套个口风卖了换口能量块吃。

比如黄水仙战士开始见缝插针兜售高级车蜡。

 

就在烟幕的赌局开到分手费要多少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门口站着面色不善的警车。

人赃俱获可喜可贺。

横炮默默的在内线呼叫烟幕【专业写手代写检讨,包写包过,质量保证。价格公道好商量,横炮携手文秘网竭诚为你服务】

站在警车身后的爵士摊了摊手,“现在,伙计们,我需要你们保持冷静,绝对的冷静。”

然后他穿过众人走回舱室。

 

走廊深处响起了爵士乐。

随着音乐声逐渐清晰,小个子的甲壳虫还是忍不住惊叫起来。

一整支猫咪军队,在向他们走过来。

浩浩荡荡的,一大群猫咪,跟在爵士身后,甚至还有的趴在爵士的胸甲和头盔上。温顺的踏着音乐的节奏,走过来。

 

“真的,我还从来不知到我这么有猫缘。”爵士指着他喵喵叫的部队向其他人解释道。“一开始的时候是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警车听到这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她的猫咪说什么都不愿从我头盔上下来,最后我不得不把头低下让她自己来捉。然后我才发现,每次我在外出的时候总是有猫在我底盘底下钻来钻去并不是巧合。熟悉之后它们甚至会趴到车顶上晒太阳。而当我要离开的时候,那些小毛球总是很难驱散走,我不得不把车窗打开让它们进来。天知道为什么!我打赌那些猫咪简直爱上了我的座椅。我只能把他们带回来,然后再把有名牌的那些猫送回去。”

“爵士,我想我准备好了。”擎天柱出现在众人身后,微笑着向爵士说道。

“现在,我们需要把这些毛茸茸的客人送到我的车厢去。”

 

除了尖叫不止的飞毛腿,其他的汽车人都很乐意帮助爵士做这项工作。他们试着播放那首爵士乐——据爵士称那是猫咪们最喜欢的曲子——并且小心翼翼的用木天蓼把猫咪们引到车厢里。

 

这项工作的乐趣远比涂装被抓花的痛苦来得多。似乎每个人都被这些喵喵叫的生物逗得笑了起来。连救护车也不例外。医官在试图用一根手指挠猫咪的下巴和肚皮,然后被猫咪拍了一巴掌。

 

整个下午,方舟号都沉浸在“抓捕猫咪”这项活动中,直到最后一只猫被送上车厢。

“我会想念你们的。”爵士抱着猫咪蹭了蹭,温柔的关上了车厢的门。

“现在,我需要把他们送到收容中心去。”擎天柱向带着失落感的汽车人们宣布,“有谁要和我一起去?”

几乎所有的汽车人都报了名。

 

“你真的不去么?”这次飞毛腿罕见的自愿留在基地。

“我会去看他们的,不过首先,我得去给自己补个漆。还有篇检讨等着我呢!”爵士冲水仙战士咧嘴一笑,“把猫咪带到警车办公室!你真应该看看他当时的反应!”

然后他哼着歌离开了飞毛腿。

飞毛腿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围着他的腿打转。

 

“喵~”

 

“渣的!!!爵士你给我回来!!!!!”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