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车在上,祥瑞御免

警车在上,祥瑞御免 

 

警车完成巡逻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舱室门口黑乎乎的蹲着个TF,正准备上去看个仔细,那个TF嗷的一声跳起来,捂着眼睛跑开了

 

有什么东西漂到了地上。

 

警车把它捡了起来。开了灯仔细一瞅原来是自己的照片,证件照扩印的,面相英俊天庭饱满,额头一抹红,隐隐透出血光之色。

 

他挺纳闷的把照片收回到子空间里,开门进屋。

这是他这星期捡到的第3张照片,上一张是在储藏室找到的,端端正正摆在屋中央,面前是个插着香的花盆。香插了三根,还悠悠的冒着青烟。

 

躺床上的时候警车觉得有点闹心,于是他直接切换到强制充电模式开始休息。

结果他做了个梦。梦里漂移双目流血的扒着他的胸部装甲开始哭诉,内容从切西瓜的时候刀蹦了个口到感知器一枪爆了他后挡板无所不包,其内容之猎奇,涉及之广泛,令人叹为观止。梦里警车淡定的扒拉掉漂移的手,从容的从子空间掏出块抹布擦掉了胸口的血手印,淡定说了句“这关我啥事”。

然后,他梦醒了。接着失眠了。他用了一晚上翻来覆去的思考整个梦境的逻辑关系和意义。

 

但是对于梦来说,它的意义大概就是根本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像警车这种TF几乎是不可能做梦的。所以等到警车用他过分发达的逻辑线路撸出最佳答案的时候天都亮了——答案是他应该去问问爵士——昨晚上失眠的时候警车顺便也想通了另一件事,他的照片应该是爵士提供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从犯是红黄双子,没跑。

 

在他路过医务室的时候救护车拦住了他,说是漂移昨天又犯病了,而且比第一次还厉害。呼啦啦的到处冒红水,搞得医务室像屠宰场。然后话题接着转向,救护车拉住警车抱怨说前几天银剑飞着飞着突然犯了恐高症差点真的摔成渣渣现在又加了个冒红水的漂移工作压力太大医务室设备又不行医官要休假医官要加薪云云,总之主题思想是要求高层给加福利,至少也得给配套新扳手。警车拍着他胳膊说再商量再商量一切都好说,给漂移记了个缺勤,接着往休息室走。

 

休息室里只有铁皮和弹簧,看着警车进来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过一会门又开了,刚被焊到一起的银剑杵在门口,警车一回头吓得他蹦出了两个零件。“啊哈,啊哈哈,我觉得还得去找救护车。”银剑连零件都顾不得捡,回头转身撒丫子就窜没影了。

“啊对,那啥,我们也有事,走了哈,哈...”紧接着是铁皮和弹簧双人组,红配绿,跑到一块特精神。

您的队友【铁皮】离线

您的队友【弹簧】离线

【休息室一个人都没有】

【休息室一个人都没有】

【休息室一个人都没有】

您的好友【爵士】上线了

 

警车在休息室等了一个循环后才等到爵士,护目镜小子哼着歌晃荡进来一屁股坐到警车旁边。“早上好啊伙计~”

“我一点也不好。”警车阴沉着脸回答到。

接下来半个循环里,警车给爵士细致精确的复述了那场匪夷所思的梦境,爵士听完一闪牙板说这梦好解释,你这八成是被漂移给念叨了。

警车想了想自己和那个剑客,两个人纯属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主,不可能有什么关系。除了身上的标志是一个色儿的。

爵士说那不可能啊人家都在你梦里哭的声泪俱下了怎么可能没关系,这不科学。

 

他俩怎么知道前两天漂移刚拿切瓜那劲卸了个【曾用名】和警车同名的家伙。

 

爵士也绝不可能告诉警车关于【警车的诅咒】的任何传言。

 

所以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谈话快结束的时候警车突然问了一句,“你拿我照片干啥?”

爵士顺口回道,“你说哪张?”

然后他捂住了嘴。蛋疼了…

 

再之后风平浪静额一段时间,漂移依旧在病床上躺着吐红水,银剑又被重新焊了一遍见了警车不会再蹦零件出来了,救护车的福利到底是没落实,护目镜和他同伙把休息室地板刷了三遍。一切都和平常一样。

除了警车还能偶尔捡到几张照片。

除了某一天他撞到了躲在储藏室里的蓝霹雳。

 

那天又是警车值班,巡逻到一半警车发现有个储藏室门半掩着,透出点光。他掏出枪慢慢挪过去从门缝看,发现是蓝霹雳在里面,也不知道在干些啥。

于是他就推开了门。

 

所谓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该被火烧穿的时候纸再怎么抗议是没用的,蓝霹雳被推门而入的警车吓得一哆嗦,身子一晃露出了面前的东西——一张警车的照片,证件照扩印的,面前一花盆,插着三根香还在冒烟,花盆前面还摆着蓝霹雳的枪。

“WTF。”警车在心中问候了普神一记。

“警车你听我解释!警车大明神保佑!”见警车不语,蓝霹雳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拿生命哀嚎。

“那么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警车眉毛一挑双手抱胸准备好听故事,蓝霹雳的故事一般都很长。

事实是,的确很长。

在接下来的一个循环里,警车听到了一个魔幻而神奇的,关于【警车的诅咒】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除了被上勾拳的他之外,还有红绿灯组合铁皮和弹簧,西红柿炒蛋里的鸡蛋飞毛腿,吐红水的残念武士漂移,恐高症患者银剑,早就去见普神的矿石和不知道哪嘎达冒出来的领袖竞天择。

故事的中心思想是【凡是揍了警车的人都不得好死】。

警车顺便还知道了些花边新闻,譬如双子关于【警车诅咒需不需要施法】这个问题开过赌局,譬如有人曾商量过把警车拉到威震天面前让他揍一拳来换取赛星和平…等等等等….

“好了小蓝,我大概知道了…”和蓝霹雳耗了两个循环之后警车终于决定结束这场谈话,“你的这种想法是不科学的,我们要用逻辑的思想看问题知道么?”

蓝霹雳沉默的点了点头,在警车的押送下回了舱室。

临进门他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不会罚我擦地板吧。”

“不会,”警车怜爱的摸了摸小达特森的头徽,“50000字检查,2天内给我。”

 

您已获得技能【警车的诅咒】

 

警车也挺纳闷自己怎么会搞出这么个诅咒技能,还是自带的,洗也洗不掉。用蓝霹雳的话来说,如果划分幸运值的话,他应该算是E++,被上勾拳爱好者,被袭胸爱好者。

他挺郁闷。

一郁闷警车就不想看文件了。

再郁闷着郁闷着他就去了休息室,休息室里没有人,地上倒有个小袋子。

警车把那个袋子捡了起来。

正打算看个究竟,走廊里传来了说话声,听声音是恶魔双子和刚从病床上躺尸归来的漂移。

“安啦安啦一定能找到的”

“漂哥你大胆往前走~”

“整个基地我差不多都找遍了….”

“去看看休息室啊。”

“我已经丢了一张照片了,要是这个再丢了…”

说话间,门打开了,门外的三个人六只眼和门里头的两只眼对上了。

 

漂移哆嗦着死盯着警车的手,突然嗷一声双手捂眼撒丫子跑了。

那声音听着和那天蹲自己舱室门口那伙如出一辙。

警车把袋子拿到眼前,小布袋子做成了扁平的形状,正面四个大字【祥瑞御免】,反过来是警车的证件照,缩印的,额头一抹红。

兰博基尼双子合眼默念,【警车在上,祥瑞御免。】


评论 ( 3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