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总要遇上点问题

搞不赢了,总是不显示在tag里…

Book of LANTERN:

===



  • 40岁以上的中年人设定


  • 年龄设定个人爱好


  • 极少量三代涉及


  • 可能会有后续也可能没有



当某个早上你醒来,发现自己开始担心啤酒肚和谢顶的问题的时候,你就知道是时候了。


===


-01- 你总得准备好


六点钟的时候阁楼里准时响起了咒骂声。巴里摇摇头,继续专注于他新买的芦笋。


“我们早晚要把那把傻逼椅子扔掉。”他听到楼梯吱嘎作响,然后哈尔骂骂咧咧的声音出现在厨房门口。


“那可是你的傻逼椅子。”他抬头冲自己的丈夫眨眨眼。


“是啊,但是自从每次回家我都要被它絆一下之后我就后悔买它了。”


巴里给了他一个不赞成的表情,“你这话说了快一个月了,哈尔。”


“我还在等它学会不在每次我回家的时候撞到我的脚趾呢!”


“如果你需要书房的话咱们可以共用楼下那个,快停下折磨你可怜的脚趾头的行为。”


“我需要一个自己的书房。”哈尔固执的坚持道


“好吧,你的书房。但是事实上自从你布置好阁楼之后可能只用过十次。”巴里说。


“五次以内。”哈尔把一颗苹果嚼地嘎吱作响,他的胡子也因此沾上了点苹果汁。“我们圣诞节上去拿东西的时候荣恩送的那本百年孤独还扔在那儿呢。”


“哈,我就说你不会看的。”巴里把芦笋都扔进锅里,黄油的香味在厨房里弥漫开,“很高兴你终于认识了这一点。”


“嗯哼,但这不妨碍我要一个自己的书房。哈尔自豪地宣布了结论。


巴里给芦笋撒上盐和黑胡椒,“好吧天才,我们可以晚点讨论这个问题。现在先帮我摆盘子。”


 


当你在某个早上醒来,突然意识到你需要一个套在中指上的小玩意儿的时候,你会知道你的人生已经进行到了某个阶段。


而当你某个早上醒来,依旧无法把昨晚的噩梦从脑子里抹去,梦里的你有着啤酒肚和秃顶,和你爱人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忍不住的打嗝放屁,你就应该知道,是时候了。


 


“我可能因为这个去投奔黄灯。”当今最伟大的灯侠沮丧地坐在床边上,他的丈夫正在伸手轻拍他的背。他把脸埋在手掌里发出了一声类似哽咽的抽气声,但是手指巧妙地避开了头发——在梦里它们只剩下了屈指可数的几缕,“然后当我有一天可以正视我的头发的时候,绿灯戒就会飞回咱们家来:来自地球的哈尔乔丹,,”他捏着嗓子模仿着灯戒的声音,“你有着克服巨大恐惧的能力……”


巴里被他的形容逗笑了,他收紧胳膊,坐的贴近了哈尔一点,“这只是个梦。”


“我们终究要经历这个阶段的,小熊。”他的丈夫闷闷不乐地说,“早晚会有一天你会因为上厕所甩不干净而烦恼。”


“而你现在离这个烦恼还太远了。”巴里蹲在哈尔面前,拉开他的手,他的拇指摩擦着哈尔的颧骨,其他的手指则快乐的陷在哈尔的胡子里。“你知道的我有时候会不小心跑到别的时间去,我保证,不管什么时候你的头发都像现在一样完美。”


“没有小肚腩?”


“没有小肚腩,我保证。”巴里伸手捏了捏哈尔的脸,“如果你现在起床的话去Oa之前还来得及吃碗麦片。”


===


哈尔下班都是从阁楼进门的【。】


 


剧场1:


哈尔曾经试图劝说过巴里和他一起留胡子(现在他下巴一圈的胡子都留起来了,巴里觉得这让他看上去像头熊)“你就没有一段时间希望自己有点让你增加‘男子气概’的胡子吗。”


“并没有。”


“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没门儿,哈尔,你是说服不了我的。”


当然他也不会阻止哈尔留胡子,他喜欢那些毛乎乎的毛发,他喜欢熊。


 


===


-02- when you work in space


这事儿开始于哈尔乔丹的三十五岁生日会。


当他们——所有军团成员聚集在一起,庆祝曾经的军团领袖、他们中的一份子、最伟大的绿灯侠的时候,哈尔乔丹动手了。


“我想要个固定的上班时间!”他大声的说出了自己的生日愿望。


西蒙尖叫起来:“什么?”


“早九晚六,周末休息。”哈尔愉快地补充道。


“不要告诉我你还想要医疗保险和带薪休假。”西蒙剧烈地咳嗽着,他刚刚太震惊了以至于呛到了自己的口水。


“暂时还在考虑过程中。”哈尔说。


“我干了这么久,现在你们告诉我军团还可以带薪休假的?西蒙一脸绝望地扭头看向其他同事,然后毫不意外地发现他们的震惊程度不比自己少多少。


“先切蛋糕吧。”他的前辈约翰斯图尔特心虚的转过头去,坚决不肯直视自己后辈的双眼。


 


“……所以我去找了小蓝人,你知道的,那些家伙啰嗦的要死。吧啦吧啦吧啦。不过结果总是好的……”哈尔把玩着自己的手上的戒指,“固定上下班,其他时间按加班算,出差还要额外加钱;除非起源墙又被开了个洞,否则晚上六点之后谁也联系不上我。”


“好让你可以整晚上的躺在沙发上看网飞?”


和你看网飞。”哈尔愉快地把脚搭在巴里的大腿上,巴里伸手挠了挠他的脚心。“我算是知道那些刑侦片里的坏警察为什么都是些四五十岁的家伙了,”哈尔舒服地吐了口气,“人到了这个时候总是忍不住要以家庭为重。”他得意地冲巴里说。


“五分钟之内我还是不会原谅你忘记买牛奶回来了,天才。”


“我以为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哦草他们居然杀了小可爱*”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在某次地球绿灯们的聚会上,西蒙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他喝了不少酒,整个人看上去都在散发着热气。


“什么?”


“小蓝人,”西蒙打了个嗝,“工作日休息日那套。”


“噢。”哈尔露出了然的神情,但是在他回答问题之前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他可是大名鼎鼎的哈尔乔丹。”盖从后面狠狠地给西蒙的背上来了一下,险些把他从吧台上拍下去,“要我老盖说,对于这小子身上发生的事——不管是什么,只要这么想准没错。”


“感谢你吐露心声,盖,但是没在帮忙。”哈尔抓住西蒙的肩,帮这个小伙子重新坐好,“我去找了那帮老家伙们,没错,我叫他们看着我的戒指。”他伸手敲了敲手指上的绿色小圈,“还记得这玩意是我自己搞出来的吧?我跟他们说,要么让我一天能和我丈夫在一张床上睡个觉,要么我就再搞个灯炉自己出去单干。”


“哇哦。毫不意外。”凯尔干巴巴地评价——他最近才因为被搅进了一场星际战争而在宇宙里整整被困了一个月,成功错过了沃利的生日。


“等你想办法搞一个出来你也可以。”哈尔冲他挑衅似的挑了挑眉毛,接着说道,“甘瑟算是帮了我一把,在那些老混蛋们想警告我的时候,甘瑟委婉的提了一句——我曾经单枪匹马炸了赛尼斯托的老巢。他们就闭上了嘴。给那些家伙干活你就得学会这个,适当的威胁他们一下——有时候听起来很无理取闹,但是行之有效。你给一群只会找事的外星人卖命,他们不止不让你休息,还时时刻刻想要你的命——不不不,”他伸出食指摆了几下,“这他妈可不行。”


西蒙沉默了。他一时半会是学不会这招了。Oa之书上可不会记录最伟大的灯侠为了跟自己爱人睡一觉,把自己武装成了个自杀式炸弹和守护者们谈判。他想起了约翰心虚的眼神。“……好吧。”他说。因为他是哈尔乔丹,这他妈足够解释哈尔身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了。


“可是我们现在还是拿着宇宙货币啊?”在这场聚会中一直沉默的杰西卡发问道,她因为这事儿多少有点陷入了经济危机。


“去试试54扇区的肉店,还有天鹅座附近的杂货店。”哈尔快乐地嚷道,“这几家可是我和巴里用了不少时间才挑出来。当你拿着宇宙货币的时候,就得想办法在宇宙里把它花掉。事实上有几个扇区还是有地方换美元的……只要你别穿着绿灯的制服去……”


===


*猜猜是美恐哪一季:^)


 


-03- your uniform, my uniform


有时候,当你的生活已经用它的每一个细节叫嚣着“我爱我的丈夫”的时候,你还会觉得不满足。


“我们的确应该改变一下装扮……”在他们换好制服准备痛揍敌人屁股的时候,哈尔严肃地提出了建议——还他妈是在公共频道。


“……巴里。”他追加点了个名,把其他人的疑问及时掐死在了喉咙里。


“没可能,哈尔,我们讨论过了。”被点名的人语气平淡。他把一个敌兵扔向绿灯,对方配合的变出了一个笼子把他关了进去。


“你之前同意过的。”


“想也别想。”


“男孩们,”戴安娜插进了他们的对话中,“让我们快点搞定这事儿,然后你们可以回家在沙发上打一架。”


 


“我们可以统一一下制服风格,”哈尔说。“鉴于我们已经结婚——而且还光荣出柜了。”


他总是提蠢建议的那个。


“我已经穿了这身二十多年了,亲爱的。”巴里抱起手臂,“这代表着闪电侠,一个标志。就像你不能随便换掉美元上富兰克林的头一样。”


“美元也是会变的,偶尔往上加点防伪的小东西什么的,”哈尔也抱起了手臂,就好像这样能让他更有说服力似的,“闪电侠也需要一点小小的改变。”


“啊哈,一点小小的改变。”巴里重复了一遍,“比如说?我猜你已经想好了。”


“多米诺面具。”哈尔用灯戒变出了一片,贴到巴里的脸上,“让你的头发透透气。”


“斯纳特第二次见到你就猜到了你的身份。”巴里扬起眉毛。他挥手把那片闪着绿光的东西打散,“我带上这个,然后全世界的反派就都知道巴里艾伦是闪电侠了。”


“或者给你的裤子换换颜色。”哈尔穿上自己的制服,对着巴里比划着,“腰带下面用深红色……或者黑色。”他思考了一下,显然拿不准自己更想要哪个颜色。


“你可以像我一样带上头套。”巴里用手指敲打着自己的小臂,鉴于沃利已经给他看过了像是哈尔形容的那样的设计图——从凯尔的绘图本上,但是他暂时不想揭穿这件事。


“不要!”哈尔龇牙咧嘴地否决了他的提议,“西蒙已经有一身差不多了的了。”


巴里冲他露出了胜利的微笑,“而沃利和巴特都是露着头发的。”


 


“小熊,全世界都应该知道我们是一对。”


“他们会知道的。”


他们最终还是有了一套风格相似的制服,在巴里的五十岁生日之前。如果哈尔没有在自己胸口的绿灯标志上面套一个闪电标志的话,巴里差点就在全世界记者面前吻他了。


===


*我超喜欢的一个太太画的图的衍生脑洞



评论
热度 ( 72 )